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马克思主义危机理论视野中的美国经济利润率(1929—2008)

作者:  时间:2011-01-17   浏览次数:0

   摘要:美刊《批判》杂志2010年8月号刊登了乔治·艾克诺马卡斯(George Economakis)、亚历克西斯·阿娜斯特斯迪斯(Alexis Anastasiadis)和玛利亚·马尔卡可(Maria Markaki)题为《马克思主义危机理论视野中的美国经济表现(1929—2008)》的文章,认为马克思的利润率下降趋势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的核心,利润率下降的原因在于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或由实际工资提高引起的剩余价值下降。该文在这个理论的基础上,非常具体而系统地研究了美国1929—2008年的经济表现,特别是利润率波动的状况及其原因。该研究发现,美国资本主义在20世纪60年代末以来一直遭受着无法获得高利润率的巨大困难,因此最近的金融危机是过剩资本在金融部门追逐利润造成的。作者认为,由于害怕出现大萧条一样的崩溃所带来的社会政治动荡,当前资本主义不敢通过危机毁灭过剩资本,这将导致无论什么改良主义都不能使资本主义重回稳定增长之路,因为资本主义只有通过毁灭自己才能增长。文章内容如下。

   导论

  本研究认为,资本主义经济表现的决定性结构关系是利润率,而“消费不足”只是经济危机的一个次要表现。如果将净固定资本回报率作为马克思利润率的指标,那么这项研究表明,1929—2008年美国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净固定资本回报率的变化,主要但不是独立地由实际工资(在我们研究中用平均劳动报酬表示)的变化决定。资本构成的提高(在我们研究中用净固定资本密度表示)也影响了净固定资本回报率。因为任何平均劳动报酬或净固定资本密度的增长都能被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抵消,后者是净固定资本回报率趋势背后的主要影响因素。因此,我们不能同意马克思的如下解释,即只是孤立地以两个引发利润率下降的主要成分——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与实际工资的增加——为其核心。
  我们的发现表明,美国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净固定资本回报率已经在1962—1982年危机之后得到恢复。然而,却没有达到20世纪40年代中期和20世纪60年代中期的水平。在简短的研究后我们得到这样一个结论,即当前的金融危机是由“过剩”资本在金融领域追逐利润造成的。在危机条件下,资本主义国家面临一个深层悖论。较低生产力资本的毁灭不仅是经济活力恢复的条件,也可能导致暴力推翻资本主义。经济政策的目的在于避免大规模资本毁灭的危险。马克思的经济危机理论危机是“资本过剩”引发的[1],资本过剩是资本生产过剩的后果。后者“意味着……生产资料生产过剩”[2]。资本的功能预先假定一个利润率能保证实现,这个利润率符合:
  “……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健康的、正常的’发展”。[3]这个利润率就是普通利润率[4]。“普通利润率,无须设想成一个不多不少的确数……一旦利润率降至普通的数域以下,资本家方面的活动就会开始削减。”[5]
  因此,实现问题(消费不足)只是利润率问题的一个后果和危机的一种“表现形式”[6]:部分资本家阶级减少经营,一旦利润率下降到正常水平之下,“以未出售(消费和投资)商品的形式”出现。举例而言,《资本论》第三卷中,有引文可以支持消费不足论者对经济危机的解释。在这个消费不足论者解释的基础上,马克思主义者关于经济危机的第一个争论产生了。
  1.资本的有机构成和利润率
  由于提出了“利润率趋向下降的规律”的理论[7],马克思第一次想要表明技术创新——在经济竞争的背景下通过私人资本引入生产,以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剩余价值率——会成为作为整体的资本家阶级的利润率趋向下降的原因。
  马克思的分析是建立在资本技术构成(每单位活劳动对应的物质方面的生产资料的数量)和资本价值(或有机)构成(不变资本与可变资本的比率,以价值形式)概念的基础上的[8]。在《资本论》第三卷,马克思开始了他对利润率下降的分析,他写道:“……我们已经看到,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可变资本同不变资本相比,从而同被推动的总资本相比,会相对减少,这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规律。”[9]既然资本的技术构成随着积累和技术创新而增长,马克思强调,假设其他条件保持不变,这时如果资本价值构成提高,那么利润率下降就可能发生,因为资本构成比它带来的劳动生产率提高地更快。[10]考虑到利润率是一个因变量(p'),我们有如下公式:
    (1)
  在这里,C代表不变资本,s/v代表剥削率(剩余价值率),C/v代表资本价值(有机)构成。
  如果资本技术构成比劳动生产率提高得更快,则C/v提高。只要C/v提高快于s/v(它是紧随技术进步的提高,而后者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了——本来是固定或可微调的——实际工资的价格),利润率就会下降。
  马克思的分析没有排除利润率下降趋势被抑制或逆转的可能性。利润率下降趋势只是在资本有机构成提高和“所有其他因素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是适用的:“生产资料集中和它们的大规模使用”,“联合集体工人”的形成和“知识生产领域的扩大,如自然科学和它们的使用”,这些因素引起固定资本价值下降和利润率上升,因为它们引发了“不变资本使用上的节约”。[11]
  杜冈-巴拉诺夫斯基(Tugan-Baranowsky)是马克思主义利润率趋向下降理论的第一位批判者,“二战”后,马克思的理论也在“置盐定理”的基础上受到批评。这些批评的基础在于,它们认为马克思是在假设每一生产过程中的所有不变资本都被消耗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理论的。因此,马克思研究的是“单位成本”而不是利润率。置盐信雄和杜冈-巴拉诺夫斯基一样,将实际工资视为固定不变的,研究了受可以节约劳动和降低价格的技术引进影响的“单位成本”的变化趋势。两人得出结论认为,当资本/劳动比率相对增长的时候,“单位成本”必然上升。然而,即使假设实际工资保持不变,利润率在不同情形下仍有可能上升、保持不变或者下降。
  2.资本的过度积累
  在前期的分析中,马克思已经认为等式1分数中的分子是不变的(剩余价值率已定),他研究了资本有机构成提高对因变量(利润率)的影响。在《资本论》第三卷第三部分第十五章“人口过剩时的资本过剩”中[12],马克思使用了“控制变量”法,研究了C/v的数值固定不变时,s/v对p′的影响。在这里我们了发现马克思“资本过度积累”理论的引文:
  “资本的生产过剩……仅仅是资本的积累过剩。要了解这种积累过剩究竟是怎么回事,——仅仅是资本的积累过剩。……就是说,是占有剩余劳动,生产剩余价值,利润。因此,只要资本同工人人口相比已经增加到既不能延长这些人口所提供的绝对劳动时间,也不能增加相对剩余劳动时间……这就是说,增加以后的资本C+ΔC同增加ΔC以前的资本C相比,生产的利润不是更多,甚至更少了。在这两个场合,一般利润率也都会急剧地和突然地下降,但是这一回是由资本构成的这样一种变化引起的,这种变化的原因不是生产力的发展,而是可变资本货币价值的提高(由于工资已经提高),以及与此相适应的、剩余劳动同必要劳动相比的相对减少。”[13]
  马克思认为,剩余价值率的改变是由缺少追加工人(非常低的失业率)和随之而来的(实际)工资的增加引起的。然而,剩余价值率也受其他因素的影响。绝对劳动时间不会完全受工人数量的影响,还会受到工作日长度的影响,工作日只是一个与受检测的内在经济标准有关的外在关系。相对(剩余)劳动时间(剥削率)不仅受工资的影响,而且受到如同资本价值(有机)构成一样、被视为不可改变因素的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影响。因此马克思的“疏忽”与科学的抽象法有关。
  “同资本主义生产的‘健康的’运动相适应的关系又怎样再建立起来呢?”马克思回答道:
  “但是在任何情况下,平衡都是由于一个或大或小的资本被闲置下来,甚至被毁灭而得到恢复……固定资本的要素也会或多或少地贬值……生产的停滞会使工人阶级的一部分闲置下来,由此使就业的部分处于这样一种境地:他们只好让工资下降,甚至下降到平均水平以下……价格下降和竞争斗争也会刺激每个资本家……造成人为的过剩人口,其次,不变要素的贬值,本身就是一个会是利润率提高的要素……已经发生的生产停滞,为生产在资本主义界限内以后的扩大准备好了条件……这样,周期会重新通过……同样的恶性循环会再次发生。”[14]
  但是,马克思认为危机包含着暴力推翻资本主义的可能性:“用暴力消灭资本……被当作资本自我保存的条件……这是忠告资本退位并让位于更高级的社会生产状态的最令人信服的形式……这些定期发生的灾难会导致灾难在更高的程度上重复发生,而最终导致用暴力推翻资本。”[15]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0年第10期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