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要对接五大需求

作者:  时间:2018-09-28

   遵循问题导向原则,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必须积极对接满足我国经济发展在市场、价值、生态、协调、安全等方面的需求。

  智库观点

  孟凡达 乔宝华 秦海林

  制造业是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和重点。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需要深刻理解高质量发展的内涵,准确把握高质量发展与现有发展战略、规划、政策等之间的关系,坚持问题导向,积极对接我国制造业发展过程中的市场需求、价值需求、生态需求、协调需求和安全需求。

  对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几点认识

  高质量发展是经济发展方式、产业结构、增长动力等发生系统性转变的一个过程。随着经济发展阶段、要素条件以及国际环境的变化,我国经济发展方式亟须要由资源和低成本劳动力等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由规模速度型的粗放式发展转向质量效率型的集约式发展、由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积极变革发展模式,这个要求将贯穿建设制造强国,乃至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整个过程。

  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赋予现行战略、规划、政策等以新的内容。“治大国若烹小鲜,烹小鲜不可扰。治大国不可烦,烦则人劳,扰则鱼溃。”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与制造强国战略是一脉相承的,但又赋予制造强国战略以新的内容,提出新的要求。制造强国是我国制造业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战略目标,而制造强国战略推动与具体行动纲领的推进,需要以新发展理念为根本指引,以高质量发展为根本要求,变革发展方式,补齐发展短板,增强制造业创新力和竞争力。

  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要聚焦解决制约制造业发展的关键瓶颈。高质量发展阶段与新一代信息技术带来的产业革命形成了历史交汇,技术与产业的快速变革决定了高质量发展是一个动态过程,产业发展重点将不断调整,这就决定了高质量发展目标具有鲜明的阶段性特征。因此,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应坚持以问题导向为主,更加聚焦解决制约制造业发展的关键因素,在关键瓶颈问题的解决与跟踪上采取目标导向,构建相应的评价体系与指标,设立阶段性发展目标。只有这些关键瓶颈解决了,制造业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

  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要满足五大需求

  当前,我国制造业发展面临着中高端产品供给不足、整体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生态环境恶化、区域和企业发展不平衡、关键领域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等突出瓶颈。遵循问题导向原则,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必须积极对接满足我国经济发展在市场、价值、生态、协调、安全等方面的需求。

  市场需求。国际经贸环境与国内消费结构的变化,使我国面临市场重心转换调整的契机,要平衡好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的关系。一要调整国际产业分工的定位,提高制造业中高端竞争力。我国既往增长方式具有鲜明的出口外向型特征,依托要素成本优势带来的产品服务价格优势参与国际市场竞争。随着要素成本优势减弱,我国外向型经济亟待向高质量、高技术、高附加值方向转变。二要匹配好国内市场的供给与需求,抓住消费升级带来的国内市场机遇。近年来国内居民收入水平提高,中等收入群体扩张,恩格尔系数快速下降,居民消费能力得到释放,消费端提高了对产品品种、品质、品牌的追求,而供给体系质量提升滞后,导致这部分内需向进口端释放。消费升级带来的庞大内需市场,是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最可靠的市场基础;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必须积极满足这种市场需求。

  价值需求。提高产品附加值,提升产业的价值链定位,是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向。但要注意,以微笑曲线为代表的传统价值链分布,是基于原有国际要素分布与产业分工情况实现的。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影响下,产业价值链可能呈现两方面变化。一是伴随生产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程度推进,制造环节的竞争梯度将进一步拉开,智能制造为代表的先进制造业价值份额将得到提高。二是信息技术演进将推动服务型制造与柔性化生产,对“研发设计-批量生产-品牌营销”的传统产业链条实现流程再造,产业价值链将面临重新整合。

  生态需求。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要解决两大生态问题。一是国内环境污染防治。我国经济的高速度增长背后是巨大的环境代价,表现为大气、水、土壤等全方位高强度污染,亟待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实行绿色制造,推动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转变。二是国际碳减排压力。气候变化已成为当前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合作应对成为全球广泛共识,我国提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然要在国际碳减排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我国于2005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碳排放量最大的经济体,2017年占世界碳排放总量的28%,承诺2030年碳排放达峰的任务依然艰巨。

  协调需求。协调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生特点,也是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重点难点所在,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是后发地区实现快速追赶的客观要求与必由之路。区域协调与企业协调是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面临的两大挑战。一是要警惕区域差异的扩大趋势。近年来地区工业增加值离散系数逐年提高,区域差异有再次扩大的趋势,而本轮差异是建立在东南沿海省份率先开展经济高质量转型的基础上,无疑加大了其他省份的追赶压力。二是在企业协调层面,如何实现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如何避免大型企业赢家通吃强化垄断,需要企业在管理理念与机制上继续创新。要警惕差异积累的势能对经济可持续发展与社会稳定带来的隐患与冲击,重视发展过程中的协调问题。

  安全需求。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与制造业领域技术实力的不断积累突破,我国事实上已成为全球制造业竞争的重要力量,国际产业分工必然进行调整,将从过去的“与发达国家合作,与发展中国家竞争”,转向“与发达国家竞争合作”的关系。特别是,我国近年来在人工智能等前沿领域取得快速发展,在未来以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为特征的产业变革中,庞大消费群体与产业规模形成的海量数据将成为我国在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应用竞争中的显著优势。但也应警惕,我国对该领域芯片等核心基础硬件的掌握不足,成为自身发展与国际竞争中的软肋。发展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要攻克那些会卡住我国发展命脉的关键领域与核心技术,保证产业发展的安全性。

  (作者单位: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智库)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