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李扬:实体经济不好是世界性现象 中国没什么特殊

作者:  时间:2017-03-17

  美联储3月15日加息,对中国有什么影响?国内城市房价未来怎么走?实体经济为何艰难?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会有何影响?就当前这些热点问题,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召开之际,凤凰财经专访国家金融实验室理事长、社科院前副院长李扬。(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作为一个大国,货币政策必须要有独立性

  凤凰财经:中央的经济工作会议确定了2017年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总基调。美联储最近也加息了,您怎么看?

  李扬:对中国来说,美联储加息这样一个外部冲击,直接的冲击是它的利率。如果利率上升,那么美元直接走强,人民币汇率会进一步贬值,那么资本还可能对外流动。这可能对我们是一个冲击。但从2015年811汇改以来,2016年又搞过一年,到今年3月,我觉得最大的冲击已经过去了,往后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冲击。

  另外中国也做好了准备,本来没有这个准备。在2015年之前,中国面对的是人民币不断升值,包括外汇储备不断的增加,资本不断的流入,2015年之后反向,一开始有点惊慌失措。但是现在我觉得开始有点逐渐适应了。

  所以我认为会有一些冲击,但是不会有特别大的冲击。尤其是我作为研究者,我们现在正在向决策者建议,恐怕在这个时候,更应当把中国国内的货币政策和国际上的资本流动能够隔开。作为一个大国,货币政策必须要有独立性。

  中国居民加杠杆现在还没有加到很危险的程度

  凤凰财经:2016年房价大涨的背后是居民的天量放贷和杠杆率的加大。如果加息会对中国房价产生影响吗?

  李扬:美联储加息之后,人民币是不是跟着加息,这是不确定的事情。我刚刚说了,中国的货币政策要逐渐摆脱和国际资本流动的联系,要摆脱和美国货币政策直接的关联,然后逐渐有自己运行的逻辑。

  大国货币政策肯定主要要解决国内的问题,目前中国的国内是不需要加息。从某些方面看需要加息,但是在另一些方面看需要减息,要降低财务成本。所以我觉得美国利率有一个向上的变化,也不会完全等同于国内的利率也要向上。没有这样的一种关系。

  至于房地产的问题,确实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居民经历了一个非常剧烈的加杠杆过程。但首先一个数字,中国居民加杠杆现在还没有加到很危险的程度,虽然加的快,但是过去非常低。那加杠杆它里边蕴含的风险是什么?蕴含的风险就是像当年日本和香港一样,当市场向下的时候出现负资产。当年香港的那个负资产让人谈虎色变。所谓负资产,房价跌得使房子现在的价格已经低于买房子的贷款。拿的这个资产还抵不上负债,那就没任何意义了。

  这种情况在中国基本上不会发生。因为香港当年首付率是很低的,所以房价稍微跌一点就跌到负资产了。中国差不多都是表面上30%的首付率,实际上都会高于它。就是房价跌到一个什么程度,还不至于造成负资产。

  于是就有一个问题了。现在大家看房价涨,觉得它是一个问题。到底问题是什么?大家都没有没有很好的答案。我们最近组织了很多人在研究房地产问题,觉得能够得出一些不太相同的看法。

  中国房地产问题还不大

  凤凰财经:比如呢?

  李扬:就是中国现在的这个状况不是特别的危险。因为看中国这一轮房价涨,是那几十个城市涨。如果分的话,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在涨;三线以下根本就没涨。甚至另外一个问题,一线城市北上广涨了很多,二线城市像武汉、合肥等涨,这些城市你觉得不该涨吗?要注意到中国现在的城市化已经开始分化了。因为房价和城市化密切相关,城市化开始分化了。

  一方面是超大城市化,像上海三千万人,北京接近三千万人了,广州两千多万人,深圳两千多万人,东莞一千多万人。一个城市是中等国家的情况。另外一面像三四线其实逐渐在缩小。这些人到城市里来,对城市形成压力,那么出现房价上涨这个变化,我觉得是一个平衡因素。

  还有一个,研究人员衡量所谓刚需用什么来衡量?最初的时候大家用人均面积。这个其实没有什么经济分析意义。后来说套,每家有多少套。现在觉得最好的指标是人均多少间房子。按这个算,美国人均2.1。

  凤凰财经:这个间的概念是?客厅算一间,厨房算一间?

  李扬:具体怎么算,可能还不是客厅,就是房间,卧室。美国是2.1,中国是0.9。什么叫刚需?每一个人至少要有一间自己的独立空间,这是要求。笼统的说多少套没有用,面积更是没有什么意思。我们做了更深入的一些研究,来衡量到底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倾向于问题还不大。

  记者:问题还不大?

  嘉宾:对。

  房价和汇率没有直接关系

  凤凰财经:您觉得房价的涨势还将维持?

  李扬:涨也不会特别的涨了,现在采取了一些措施。而且现在这个市场本身也使得涨势不会特别的高。去年涨,整个算起来往前推三年,前年、大前年、大大前年,没涨。回头看看那几年,当时大家普遍的看法,中国房地产市场进入中期调整。什么叫中期调整?五年。中期我们叫做五年,已经调整了三年了,然后有一年上来了。要算的话,房地产是个很长周期的市场,把这个三年加之一年,算在一块儿,四年来看,就不会有这么的诧异了。

  凤凰财经:有研究发现,中国的房产总市值在2014年超过了美国,但中国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60%左右。房价上涨背后的货币宽松也带来了极大的汇率贬值压力。稳定汇率和房价上涨是否不可兼得?

  李扬:我的回答是保房价还是保汇率这两个没有直接关系。特别是房子这种事情,它是一个不动产、不可交易物品;汇率涉及的都是可交易的物品,虽然说在资金这一面上是可以有共通的,但是毕竟不是直接沟通。所以把房价和汇率、和资本流动、汇率连在一起,本身我是质疑的,就没有这样的问题。

  至于说到美国,美国跟我们国土差不多,它人口少。另外一个,中国虽然面积大,但是我们可用的只有百分之十几,大部分是山地、沙漠,根本就没法住。美国多大,所以美国的房价历来是比较低的。这种比较意思不大。

  实体经济不好是世界性现象,中国没什么特殊

  凤凰财经:这两年实体经济差,税负高的呼声特别大。

  李扬:实体经济有问题,首先它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世界经济都出问题了。整个世界从2007年开始进入危机,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幸免,而这个危机还没过去。这次危机的主要原因是生产力危机,就是生产率、增长率下滑,导致收益率下滑,那也导致实体经济的收益下降。全世界都是这样。实体经济不好是一个世界性现象,中国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特殊。

  至于金融脱离实体经济等等也是一个世界性现象。中国这些现象,美国、日本都有,这没有什么特别大惊小怪。

  税负的问题,刚结束的两会每个代表团都提到这个问题。政府说在减负,但是企业没感受到。我有个说法,中国这种间接税为主的税制结构,减税其实是很难做到的。大致上来说,中国是间接税为主,美国以直接税为主。直接税为主减税,纳税人是很容易感觉到的,因为直接税是钱装在百姓口袋里,再把它拿出来,这就是直接税。间接税看不到,通过价格就转移了,通过价格让普通百姓承受。中国是间接税为主,就没有非常有效地实施减税的税制基础。

  这就造成了我说的叫做出力不讨好的情况。从中央政府来讲,实实在在在降低税率,特别是增值税税率,实实在在是降了一些。当然这还是计算出来的,并没有现实的说真减少这么多的收入。只是说税率从十三降到十一,那么就减少了多少收入。

  凤凰财经:计算出来的?

  李扬:计算出来的。因为它是流转过程中,而且和价格变化密切连在一起的,实际减了多少并不太容易说得清楚。是这个早就了这种情况。

  凤凰财经:您建议把间接税慢慢的转变成直接税?

  李扬:对,其实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谈到了税制的改革。应该是上个世纪就开始说逐渐增加直接税。现在直接税占税收大概是24-25%,企业所得税18%,个人所得税大概6-7%,大概就是这样。像其他国家主要是所得税,增值税、销售税占比较低的,它们减税、税负是很清楚的。中国的税制不容易说得清楚。

  资产荒就因为实体经济的收益率不高

  凤凰财经:说实体经济缺钱吧,但另一方面钱又非常多,出现的是资产荒。您觉得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源是什么?

  李扬:这就是问题。货币当局面对经济下行,它的传统思路就是给钱。但是由于实体经济收益不高,钱不会在这里面。这一点我觉得应当看到,美国也一样。资产荒的问题,你说香港有没有资产荒?这也是全世界的问题。资产荒就因为实体经济的收益率不高。

  当然资产荒在中国引起了一个问题,大约是2015年上半年之前,我们是外币的债务,本地的资产。人民币资产很多,因为相对而言中国的收益还很高。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就变了。其实并不是说中国收益比外面就低,而是说收益开始下降。这个时候情况倒过来了,人民币负债外币资产。外币负债人民币资产在国际收支上结果是外汇储备不断增加。人民币负债外币资产在国际收支上的表现就是外汇不断流出。这个情况要说有什么影响的话,我觉得这个影响比较大。但是现在经过这一年多将近两年了,我觉得最严重的时候过去了。

  数字货币的发展对老百姓有利

  凤凰财经:去年比特币价格了上涨了很多,央行也约谈的一些比特币平台。您觉得比特币对现有的货币体系有冲击吗?央行发布消息说央行也正在研发数字货币。数字货币也会对目前的金融体系或者普通人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李扬:比特币对现在的货币体系没有直接冲击。因为比特币不是货币,只是一种新的资产。大家在谈这个问题的时候混淆了货币的一些基本要素。

  能作为货币,首先它的价格是非常稳定的。货币货币,大家都依靠它来计价交易,如果不稳定,那怎么办,对吧?今天值一块钱,明天值两块钱,后天值五毛钱。这样是不适合做货币的。

  第二,货币就有货币供应,货币供应必须顺应着经济增长而不断增加。比特币是不增加的。GDP一年增长6%,一个非常简单的算法,比如说货币供应增加6%,事实上应当增加6%多一点,就说增加6%,这样才能保证价值稳定。比特币的供应已经限死了,大家去挖掘,所以它才会有价值炒翻天的情况。

  这一点来说,它是不合适的。第一价格的稳定问题,第二它没有一个自动的供应增长机制。所以它不是货币。不是货币,就变成一个投机炒作的资产了。当然它扰乱市场,大家老是把它当作一个货币,要冲击现有货币体系,这是一个误解。我在很多场合都说,我们一定要从讲它是不是货币,从它本源本源上,回到基本理论上来讨论这个问题。

  数字货币是另外一个问题。数字货币顺应着整个数字化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大规模的进入金融领域,它是顺应这种变化而发生的。它是货币。

  数字货币的发展,只要不要把它和比特币连在一起,对老百姓是有利的。因为从大的说,货币对于经济来说是一个成本。你想,经济本来就是生产实体经济的,生产能吃能用能玩儿能乐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要交易又不能直接交易,于是生产的东西都和那个叫货币的东西交易,然后通过它来互相交换。这就是成本。数字货币的推出降低了货币的这种成本,对老百姓,对整个经济是提高效益的,降低了交易成本。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