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货币政策陷“紧不得松不得”境地

作者:  时间:2014-01-23

  近期,市场流动性再度出现紧张。20日的SHIBOR近乎普涨,其中7天Shibor大涨155个基点,达到6.329%。受资金面紧张的影响,近日上证指数更是跌破2000点,重回“1时代”。为此,央行进行了2550亿元的逆回购操作。除了逆回购,央行还通过国库现金招标、开展地方法人金融机构SLF操作限额管理的方式向市场注入流动性。

  这一次的资金偏紧,本质上和自从去年夏天以来的历次流动性季节性紧张并无不同,只不过继续沿着两个逻辑在进行:一是资金结构不合理,错配问题没有改善;二是市场过惯了资金极其宽松的好日子,对货币宽松的胃口越来越大。也就是说,一旦货币整体上收紧,市场各方就无法承受。

  近半年多来,银行间市场的多次“警报”已经敲响债务击鼓传花游戏的“警钟”。实际上,过去五年的债务游戏现在正渐渐走向末路,以信托为代表的影子银行的刚性兑付也越来越难以为继,去杠杆成为大势所趋。

  2013年的经济增速虽然只有7.7%,但是总量却高达57万亿,对应的是债务规模的进一步扩张。中国债务对应的项目,多数投资回报率极低。此外,投资效率低下、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的情况十分严重。如果投资回报率良好,债务攀升本不是问题,因为项目回报就足以让该项目对应的债务归零。

  在“中国式债务循环”的逻辑之下,央行收紧货币政策或使很多层面的资金链断裂;放松货币政策,债务的增量则或会重复过去两年的飙涨。尤其在中国调整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控制不柞币和债务增量,转型升级只能有名无实。

  2013年就是典型的例证。当年,新增贷款高达8.89万亿元,创出仅次于2009年的天量之后,政府主导的投资规模达到惊人的水平57万亿的GDP中,固定资产投资高达43万亿元,投资GDP之比进一步攀升,超过75%。或许,很难得出“宽货币”必然导致“高投资”的结论,但在中国经济的旧增长模式层面,两者之间的正相关关系却是极高的。

  就2014年的货币政策来说,“两难困境”或许进入了最严重的时候,即“松不得紧不得”的地步向前一步是债务堆积,积重难返;向后一步是资金链或断裂,面临金融危机风险。

来源:上海商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