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经济改革

营改增要向中小企业实体经济倾斜

作者:彭彬 程姝雯  时间:2017-06-29

    

  

  C FP供图

 

 

  营业税改增值税推行至今,并未完全“让每一个行业的税收只减不增”。近日多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在审议2016年中央决算报告时聚焦这一问题。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指出,从去年营改增情况来看,减税集中在房地产业,有悖于治理脱实就虚,倾斜制造业、劳动密集型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服务业的初衷。

  还有委员指出,“营改增”后,中医药等多个行业税负上升,税外收费有所增加,建议“营改增”优惠的倾斜重点,要真正向中小企业、实体经济倾斜,同时也建议加大涉企收费清理。

  去年营改增结构性减税集中在房地产业

  据国务院关于2016年中央决算的报告公布,去年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去年5-12月减税4889亿元,包括新增试点的建筑、房地产、金融和生活服务四大行业减税1747亿元。

  “去年一年营改增减税总量5736亿元,其中5月至12月一共是4889亿,分了三块,其中房地产、金融这一块减了1747亿。”黄奇帆在分组审议中指出,总体看起来效果不错,但是再一分析就会发现,在房地产、建筑业、金融服务业中的1700多亿当中,房地产要占1000多亿;而金融服务业营改增具体配套政策还在研究制定中,所以去年的金融服务业很少能获得进项税额抵扣。

  黄奇帆说,据他从房地产商处了解,房地产商过去营业税收占销售额的5%-6%,“营改增”后减少1.5%,即相当于“营改增”后减税四分之一。相比之下,去年销售值达到100多万亿的工业制造业,只减了1000多亿,减负力度偏弱。

  黄奇帆认为,重点结构性减税倾斜在房地产行业,与治理脱实就虚,倾斜制造业、劳动密集型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服务业的初衷相悖。他建议,“营改增”减税的重点应该为实体经济服务。

  但对上述说法,财政部内部控制委员会委员张连起向南都记者做出解释:事实上,去年房地产行业减税200多亿元,另外加上不动产抵扣后达到1000多亿,“不能将二者混为一谈”。

  在去年12月27日的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召开的营改增媒体吹风会上,国家税务总局总会计师王陆进谈到,去年5- 11月,四大试点行业共减税1105亿元,其中房地产业减税111亿元。以此计算,即使最后一个月四大行业减税642亿元全部计入房地产业,也不足1000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西安万科企业有限公司去年5月的销售额为6 .4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加1 .99亿元,而缴纳的税款却由2215万元减少到2018万元,营改增后公司一个月减少税款197万元。公司财务总监许克斌表示,这种利好背后是营改增给企业带来的税负下降。

  部分中小企业面临抵扣少难题

  同房地产业进项税额抵扣面广相比,一些中小企业在营改增后面临着抵扣少的难题。

  黄奇帆指出,中小企业中的服务业,由于发票不全造成不能充分进项抵扣,导致中小企业和制造业减负不多。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昌智也在分组审议中提出,当前民间投资下滑十分厉害,中小企业经营十分困难,减税应向中小企业倾斜。

  就此,中国注册税务师协会专家丁会仁向南都记者解释,实际操作中,税务部门为了防止企业倒票虚开发票,对增值税专用发票实行限额限量管理。这导致一些小额的服务项目,很多企业不愿意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一些中小微企业甚至未能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这就导致营改增后,中小微企业税负增大、利润减少。

  “营改增以后,总理和国务院多次讲,要让每一个行业的税收只减不增,但现在有一些行业存在特殊性,仍然有增加的,这要引起重视。”陈昌智透露,有一个行业曾给其写材料,计算非常具体,营改增以后,该行业税收没有减少反而增加。陈昌智将该情况反映到了税务总局,经过调整税收结构,实现该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全国人大代表陈致慜则指出,目前中医药企业的税负相对较重,部分企业抵扣后直接税负达13%-14%。加上今年从7月1日开始,对农民收购草药抵扣由原来的13%降到11%,中医药实体面临的税负负担比较沉重。

  “营改增后,确实有部分行业税负上升。”中国注册税务师协会专家丁会仁向南都记者表示,营改增后部分行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行业,由于没有办法取得足够进项发票进行进项税额抵扣,导致税负有所上升。

  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罗清泉看来,中小企业税负重的问题,亟待解决。

  他例举了一串数据:中小企业提供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完成了70%以上的发明专利,提供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中小企业的发展,不仅对国民经济有重大意义,也是最大的民生工程。“希望有关部门总结经验,完善政策,狠抓落实,在这方面取得更大的成绩。”罗清泉呼吁。

  去年交税4亿多行政收费3 .8亿

  南都记者了解到,企业感觉负担较重的一个重要原因,与税收之外的行政收费有关。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吕薇指出,近两年来国务院一直在强调要减税降费,减轻企业的负担,但从2016年中央决算报告来看,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决算表里“税外收费”大幅增加。其中,专项收费和其他收费两项比上一年度增加120%和140%以上,这与减税降费政策不吻合。

  财政部内部控制委员会委员张连起也告诉南都记者,在实际操作中,非税收费名目繁多,比如某一个县的非税项目达33项,在2012-2015年,全国非税收入年均增长18%,而同期税收收入年均增长7.5%,非税收入增速远超税收收入增速。

  “除了降税,我还提议降费。”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创始人谢子龙以自己的企业举例:老百姓大药房在全国16个省份有2000多个门店,去年交税4亿多元,而行政收费达3 .8亿元。在3.8亿元行政收费中,包含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收费,但其中还包括一些借助政府部门公权力的行政收费。“这就是说,税收行政收费基本相等,而且长期都是这样征收,这对企业是沉重的负担。”谢子龙希望有关部门拿出具体举措降低企业负担。

  “实际上我们知道,有很多地方政府、事业单位等各种各样的收费是不进预算的。”吕薇也建议一定要认真、严格贯彻落实减税降费政策,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预计2017年再减税万亿

  事实上,对于降低企业税负问题,中央、国务院已开始重视。今年以来,在降低企业税负方面也频出重拳。

  今年3月,财政部与相关部门连续发布“停征令”:3月17日,财政部宣布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和新型墙体材料专项基金之后;3月23日,财政部与发改委又宣布取消或停征白蚁防治费、婚姻登记费等41项中央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此外,商标注册收费标准也降低50%。

  4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则宣布,从今年7月1日起,增值税税率取消13%这一档,农产品、天然气等原本按照13%征收增值税的,降至11%。会议宣布,在今年一季度已出台降费2000亿元措施的基础上将进一步推出多项减税举措,预计今年再减税3800亿元。

  5月7日,小微企业也迎来利好。财政部官网发布《通知》称,20 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小微企业的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30万元提高至50万元,对年应纳税所得额低于50万元(含50万元)的小型微利企业,其所得减按50%计入应纳税所得额,按20%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

  日前,财政部副部长张少春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作2016年中央决算报告中也表示,下一步,将按照中央部署,实施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实行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的政策措施,全年减税降费超过万亿元。

  采写:南都记者 彭彬 程姝雯

来源:南方都市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