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探索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探索 > 成就经验

白纸黑字,用细节见证真实抗战史

作者:  时间:2015-09-02

  走进开张不到一年的江苏省宿迁市图书馆新馆,不少读者都会被一层大厅的“抗战老报刊收藏展”所吸引。近千种泛黄的中外老报刊,向人们讲述着曾经的苦难与辉煌。展览的组织者是这座图书馆的馆长马志春,一位有着近30年集报经历的研究员。由他主编的国内首套抗战老报刊研究丛书《以报为证——老报刊见证中国抗战》,将于近期正式出版。

  “教科书上的历史大多是概念化的,报纸是记录细节的。”曾经担任过《宿迁晚报》副总编辑的马志春介绍说,这套丛书共四册,一百多万字。“之所以能写这么多,是因为那些报纸上的细节太多了。”他说,历史不仅要有宏大叙事,还需要这些细节用事实说话。

  抗日战争起始时间或更早

  徘徊在展厅里,仔细浏览一张张诞生于七八十年前的老报纸,字里行间中,历史一幕幕重现眼前:东北义勇军自发抗战的壮举,爱国学生发起抗日救亡运动的激情,各地群众对日本侵略者滔天罪行的痛诉……在马志春和他的编撰小组眼中,这些史料背后又有另外一层重要的价值。用报刊中的一手资料准确地再现历史,是他们一直秉持的思路,而他们也确实从中破解了一些历史悬案。

  抗日战争究竟该从哪一年算起?过去人们常说“八年抗战”;现在通行的说法,1931年“九一八”事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起点。但马志春发现,在过去的史料中,抗战历史要远超14年。他提出,美国报纸报道的远东军事法庭审判,把日本侵略中国的时间定在1928年6月4日,那一天爆发了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被日军预设的炸药炸死。

  马志春发现,当年关于抗战起始时间还有一个观点,是英国媒体报道中所采用的1928年5月3日这个节点。当天,日军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济南惨案。“如果我们翻开当时的国内外报刊仔细研读,不难发现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是蓄谋已久、步步蚕食,不仅早就制定了一系列方案,而且贯穿在数十年的国民教育中,甚至毫不隐讳地在媒体上长期持久公开地宣传中国是日本的战略目标。”他评述说。

  收录在《以报为证》丛书中的《增补清国舆地全图》,就是很好的例证。这张地图是1874年日本《读卖新闻》创刊时随报附送的,图中注明了日本到中国大陆及台湾各主要港口的距离,及中国山川、道路、河流、港口等地标,其精确程度甚至超过当时中国的官方地图。马志春由此认为,日本早已对中国进行情报侦查、舆论动员等战争准备,1874年5月日本入侵台湾或许也可以视作抗战的起点。

  蒋介石对南京沦陷有责任

  马志春从1987年开始集报,那时他还只是一名初中生。近30年的收藏生涯,千余种抗战时期的报纸,“九一八”事变、西安事变、卢沟桥事变、淞沪会战、南京沦陷、台儿庄大捷、百团大战、日本投降,几乎所有重大历史事件都囊括其中。而最令他震撼的,是他2004年时看到的一批日军号外,那上面详细记录了南京陷落的过程。

  “我很震惊,为什么会造成南京快速沦陷?身为当时最高统帅的蒋介石脱不了干系。”马志春介绍说,那些号外中记录的信息显示,当时日军只占领了中山陵部分阵地,仅在南京城外发生过两场激战,此外便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当蒋介石宣布撤退的时候,南京连一个城门都没有丢,而日本报纸当时的报道中甚至用了这样一句话:“兵不血刃,一仗没打”。

  马志春收藏了一批当年的美国《时代》周刊,其中有很多美国记者拍摄的反映南京大屠杀的照片。“遇难的很多是平民,老百姓当时太相信政府守护都城的决心了,几乎是毫无准备地被日军杀害的。这是美国记者写的东西。”在他看来,当时的中央政府并不缺乏战备资源,却在关键时刻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全线撤退,从这一点来说,作为当时国家元首的蒋介石对南京大屠杀是有严重责任的。

  马志春认为,对待历史的态度永远只能“有一说一”。“多年来,国内媒体在报道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时,多用‘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这一说法。可是,从这一天日本各大报刊刊登的天皇《终战诏书》及其政府声明全文中,却找不到‘投降’二字,更谈不上‘无条件’。”他说,“我们应当警醒,日本军国主义者并没有得到彻底清算。”

  共产党砥柱作用有史为证

  在马志春收藏的报刊中,由中国共产党各级党组织主办的报刊有2400多种,多达14000多份,其中一些抗战时期出版的报纸,为历史叙事提供了新的视角。“每份报刊都有抗战取得胜利的报道,今天拔一个碉堡,明天伏击日军一个运输队,集小胜为大胜,几千种报刊的每一次胜利报道,都是敌后军民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他滔滔不绝地说。

  反观国统区公开发行的报纸,“我整个都查询过,1938年武汉会战以前,战役类报道还很多,之后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报道就很少了,后来到相持阶段,基本上都是共产党区域内在打。作为一个国家的中央政府,退到大西南,消极抗战,怎么承担历史责任?关于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这些报刊就是有力的历史证据。”

  曾经有人怀疑这些报刊内容的真实性,马志春用一组数据给出回答:当时国民党《中央日报》在重庆订阅量只有1万份,而共产党《新华日报》发行量有6万份,“如果满篇瞎话,没有人订报的。征订量最能说明谁在报道真相。”

  马志春的藏报多是他通过不同收藏渠道淘换来的,今年以来他发现,抗战时期老报刊的价格比前些年翻了好几倍。价格快速上涨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国内的各家图书馆、博物馆等公立收藏机构加大了购买力度。虽然这无形中抬高了老报刊的收藏门槛,可马志春却觉得这是件好事:“一张老报纸就是珍贵档案,应该作为档案收藏。也只有这样,这些易碎的老报刊才能得到妥善保管。”

  眼看着老报刊价格水涨船高,自己今后可能收不到心仪的好藏品,但马志春却看得淡然。“我不可能把手里的老报刊拿出来卖钱,我都是要捐给国家的。”他说,等再过三十年,自己不再从事这方面研究了,就会把手头的藏品捐献给自己的母校南京大学,“他们承诺会建一个研究中心。”让这些珍贵史料发挥更大的价值,才是马志春的心愿。

  结束的话

  铭记,是为了更加珍视和平

  《铭记——和他们一道寻访抗战历史》系列报道于今日正式结束。明天,我们将迎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纪念日,刻画在时间轴上的一个特殊标志,提醒着我们在前行的路上不要忘记回望历史,不要忘记那曾经的峥嵘岁月,不要忘记那一个个用鲜血书写的名字。但纪念日并不是超脱于历史的序列而独自存在的,在未来的岁月里,那些抗战历史的寻访者们,还会继续行走在各自的征程中,继续为了让人们铭记历史而奔走。正如我们的一位受访者所说的那样,这条寻访之路是看不到终点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安逸的环境有时会让我们太过享受当下,疏于反省过去,并因此失去了对未来的思考。为了完成这一组系列报道,我们跟随那些历史的寻访者,沉浸于泛黄的故纸堆和黑白影像中,我们由此触摸到真相,也因此知道了历史的分量和意义。当我们从硝烟弥漫的过往回到现实中来,似乎才真正懂得美好生活的珍贵之处。

  也许这才是铭记的意义所在——珍视我们今天的生活,珍视和平,珍视未来。

来源:北京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