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学术论坛
学术会议

从家庭消费到投资:巴西增长模式转变面临的挑战

作者:梅洛  时间:2013-11-06   浏览次数:0

  引 言 
   作为“金砖国家”成员及主要新兴经济体之一,巴西在过去十年间展现出乐观的经济前景,且平安度过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实际最低工资的大幅提高与广泛的现金转移计划增加了巴西人的收入,尤其增加了巴西底层民众的收入。随着国内信贷显著扩大,收入增长促使家庭消费急剧上升,而家庭消费的增长是过去十年驱动巴西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外部因素方面,中国对巴西商品出口需求飙升——尤其是对大豆和铁矿石的需求——拉动了这些商品的价格,增加了巴西贸易盈余和外汇储备的积累。 

  然而,本文认为这种国内消费驱动增长模式已出现明显的衰竭迹象:GDP增长率下降,负债和债务违约增加,通胀加剧,贸易收支恶化,本地产业无力消化闲置产能。本文还认为,为促进国家经济保持持续高增长,巴西需提高投资率。有趣的是,这与中国面临的挑战相反,中国依靠投资持续保持高增长率,目前正在试图扩大国内消费。 

  文章下一部分讨论巴西遵循的家庭消费增长模式,尤其在2004年至2010年,这几年是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的两届任期。文章特别阐述有利的国际背景与利于贫民及信贷扩大的再分配措施的结合如何增加民众收入、增加家庭对最终产品的需求。接下来,文章列出家庭消费驱动模式衰竭的证据及提高投资率的必要性。本文用GDP增长率下滑、家庭负债与违约增加、通胀加剧、贸易赤字频发及生产扩张受限等证据证明家庭消费驱动模式最终将走向衰竭。结论部分讨论巴西消费增长的重要性,指出应在克服预算限制、增加公共与私人投资资源方面进行一些关键改革。 

  家庭消费增长模式(2004年-2010年) 

  a) 国际经济背景 

  家庭消费增长期始于2004年,即卢拉总统第一届任期的第二年,止于2010年,即卢拉总统第二届任期的最后一年,这段时间的特点是国际经济形势总体较好。2008年巴西遭到全球经济危机袭击前,国家商品价格持续上升,主要由中国对大豆和铁矿石的需求不断攀升带动(参见图1)。此时,巴西积累了大量的外汇储备,当年外汇储备超过2千亿美元(参见图2)。由于应对危机采取反周期扩张主义和基本的凯恩斯主义政策,因而这些外汇储备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利用公共银行加强信贷,大幅降低利率,GDP在2009年虽略有负增长,但在2010年全面恢复反弹至7%以上(参见图3)。 

  然而,巴西的增长模式在卢拉执政期间既不以出口为主也不以外部需求为主,而主要基于国内需求。虽然有利的国际经济形势有助于克服历史上长期限制GDP增长的因素,但这一时期的经济增长主要由国内消费驱动,尤其是家庭对最终产品的消费。 

  自80年代债务危机起,巴西国内家庭消费一直受到抑制。消费增长主要发生在巴西底层民众身上。此类消费增长的因素主要有三个:(a)创建并扩展Bolsa Família计划;(b)提高最低工资;(c)扩大信贷。 

  图1:1996年-2010年巴西大豆出口规模 

  (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Ipeadata 

  图2:2000年1月-2013年8月巴西中央银行国际储备 

  (单位:10亿美元) 

   

  资料来源:巴西中央银行 

  图3:1994年-2012年巴西实际GDP年度变化 

  (单位:%) 

   

  资料来源:Ipeadata 

  b) 创建并扩展Bolsa Família 

  2004年,巴西在全国范围实施名为Bolsa Família 的现金转移计划,该计划合并了几个不同计划,如:总统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政府在教育、汽油和食品获取方面实施的计划,卢拉在第一届任期之初发起的战胜饥饿计划。 卢拉执政期间,Bolsa Família在预算资源分配(参见图4)和受益家庭数量方面均得到显著提高。其当前目标是帮助大约1600万巴西贫困人口(家庭人均收入介于70雷亚尔-140雷亚尔之间)或极端贫困人口(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70雷亚尔)。只要这些家庭让孩子上学并让他们接种疫苗就能获得现金补助。实际补助金额取决于家庭规模、家庭成员的年龄和收入。2013年,平均每个家庭获得237雷亚尔补助(MINISTÉRIO DO DESENVOLVIMENTO SOCIAL, 2013)。针对有孩子、年轻人(17岁以下)、孕妇及哺乳期母亲的家庭,政府发放特定福利。2011年12月,该项目发放的福利超过16亿雷亚尔(参见图4),2012年全年超过200亿雷亚尔,占巴西GDP的0.5%。(MINISTÉRIO DO DESENVOLVIMENTO SOCIAL, 2013)。 

  有证据表明Bolsa Família 在提高巴西家庭收入与消费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根据最近一项研究,Bolsa Família计划每花费1雷亚尔可使家庭可支配收入总额增加1.64雷亚尔,使可支配总收入增加1.48雷亚尔。同时,Bolsa Família计划每花费1雷亚尔可使家庭最终消费增加2.4 雷亚尔,使最终消费总额增加1.98 雷亚尔。该计划的乘数效应大于社会保障养老金与其他再分配机制,因为其更加关注改善具有较高边际消费倾向的极端贫困家庭,甚至认为这些家庭很大一部分消费与收入无关。事实上,贫困家庭消费占收入的比例远高于富裕家庭(CORTÊS NERI, MONTEIRO VAZ AND GUIMARÃES FERREIRA DE SOUZA, 2013, pp. 202-203)。 

  图4:2004年-2011年期间每年12月“Bolsa Família”计划下的现金转移 

  (单位:百万雷亚尔) 

   

  资料来源:Ipeadata 

  c) 最低工资和家庭收入的提高 

  另一项对巴西家庭收入与消费造成深刻影响的卢拉社会政策是显著提高最低工资(扣除通胀因素)。2003年4月至2010年1月,最低工资(扣除通胀因素)提高53.7%(CHIARA, 2012)。根据2006年政府与工会商定的方法,应根据上一年的GDP变化与通胀水平确定最低工资。 

  然而,即使在卢拉执政前,最低工资已稳定增长并超过通胀水平(参见图5),这主要是由于1994年总统伊塔马尔·佛朗哥率先实施“真实计划”,且总统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1994-2002 )继续坚持此计划,成功结束了恶性通货膨胀,稳定了巴西经济。图6表明正因为实施“真实计划”而使家庭人均年收入在1994年大幅增长。到1998年,该收入逐步稳定,2003年下滑,此后恢复持续上升趋势,甚至在全球经济危机期间也是如此,2009年家庭人均年收入超过700雷亚尔。 

  巴西最低工资(扣除通胀因素)的大幅增长对国家整体经济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许多由政府提供的福利与社会福利均与最低工资挂钩。除大部分养老金与退休金外,失业保险、奖金、有机社会救助法福利均与最低工资挂钩,显著提高了其乘数效应。 

  图5:1998年1月-2013年1月巴西最低月工资 

  (扣除通胀因素,单位:雷亚尔*) 

   

  * 由Índice Nacional de Preços ao Consuidor(INPC)平减,Instituto Brasileiro de Geografia e Estatística(IBGE)计算。 

  资料来源:Ipeadata 

  图6:1990年-2009年巴西家庭人均年收入(单位:雷亚尔) 

   

  资料来源:Ipeadata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中国改革论坛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中国改革论坛网 (0898-66189066)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