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学术论坛
学术会议

石油富有国家的资源税收管理转型:阿塞拜疆案例

作者:贝拉莫夫  时间:2013-11-07   浏览次数:0

  巨大的石油收入使阿塞拜疆政府拥有独特机会利用新得到的财富投资发展计划,长期增加人民社会福利,促进经济发展,提高保障水平和整体生活质量。然而,自下而上管控造成管理制度缺失,长年实行集权经济留下众多后遗症,这两个因素导致石油储备和已转变为流动资产的石油自身面临低效利用和滥用的风险。由于石油收入流动时间有限,阿塞拜疆政府必须实施长期宏观经济战略、财政规定以及有效机制,藉此保证以最高效的方式获得石油收入,投资收入用于解决高优先级的长期紧迫需求。 

  如今,阿塞拜疆可自由管理本国经济。然而,前苏联在针对公共开支管理、公共政策制定、公众参与以及责任方面并未留下完善的制度和法律框架或传统。因此,石油收入激增,加上正在发展的政府制度,两者为经济带来机遇和风险。石油出口并未真正带来更多社会财富,只是将非流动资产变现。当代人透支未来世代的潜在收入。因此,当代人有重大责任高效、透明地管理公共资源。 

  已有学者广泛研究了资源收入管理方面的历史记录(van der Ploeg2007)。研究均表明资源收入对治理良好的国家经济增长具有积极影响,而对治理较差的国家通常会产生负面影响。多国证据显示良好的制度(Mehlum, Moene Torvik2006)、开放对外贸易(Arezki van der Ploeg2008)和成熟的财政体系(van der Ploeg Poelhekke2008)可使国家躲过资源诅咒(SachsWarner2007),将意外收入变成福利。众所周知,在跨国研究领域,解释初级商品经济繁荣对宏观经济的影响颇有难度。CollierGoderis20072008)使用1960年之后的全球数据发现在初级商品出口价格增长后的最初几年内,资源产出并未像预想的那样随之增加;结果是劳动力生产率提高。 

  我们的研究分析了过往和当代文献,以建立理论架构。我们将参阅文献,从理论层面验证我们的假设,同时旨在为先于本方案的现代观点增加价值。 

  Wakeman-LinnMathieuvan Selm2002)认为石油基金可帮助协调货币和财政政策。当基金脱离国家财政预算且不能被政府机构随意支配时功能最佳。作者排除了基金的稳定功能,声称“国家预算的短缺必须由国家预算的变化/完善来弥补”。 

  Paul Collier教授在他的论文里阐述了在资金匮乏的发展中经济体高效管理自然资源收入的问题。Paul Collier教授曾对中亚区域经济合作区的资源收入管理做出卓越贡献。 

  作者仅证明在财政收入不稳定情况运用稳定功能的合理性——这导致财政管理、预算编制和公共资源有效利用复杂化。大幅削减支出既具有破坏性又会带来高昂代价,而增加收入会导致支出上升到不稳定水平。 

  首先,我们以两个中亚经合国家为例看一下资源管理的理论和实际情况,这也可供其他学者参考。其次,作为项目实施结果,我们将列出政策建议供政策制定者运用。第三,项目实施过程中,我们计划与来自顶级研究机构,特别是牛津大学的学者共同讨论开发一套阿塞拜疆石油收入管理的理论模型,分享观点和想法不仅能让我们获益,也能惠及当今学术界。 

  我们将在项目中运用一个有用的理论框架,即Friedman1957)提出的理想代际条件下的恒久收入假说(PIH)。尽管恒久收入假说只是假设,但其仍可在石油收入管理中作为模型来应用。根据恒久收入假说,个人和政府均应有前瞻性,应平衡随时间变化的消费和恒久收入。在人口和生产率增长为零的产油国家,恒久收入假说意味着政府随时间变化的固定支出等于其预期石油财富的年金现值。据定义看,保持石油收入之外的开支稳定就能避免繁荣-萧条循环。原则上,假说能够提供的其他可预测性可帮助政策制定者避免在掌握运用时遇到瓶颈。 

  用恒久收入假说表征的在任意时间t+1的可持续性政府消费石油财富为: 

  GCt+1 = (r-1) x [Ft+ ΣIi=oTt+1+i/ (1+r)i] 

  其中,Ft是截至上一年度的累计石油收入,以不变价格计算;Ti是政府在一段时间i中的期望石油收入(净生产成本),以不变价格计算;r是预期平均石油财富回报率;I是到产油停止的总年数。 

  还将考虑假说中的其他变量。通过运用该模型,我们可得出政府固定消费的石油收入、非石油GDP等。我们选择该模型是因为理论模型与假设之间存在联系。两种假设的比较应用可为通过考量不同因素开展研究提供更多机会。我们提出的生命周期恒久收入偏移假说可通过恒久收入假说验证。 

  我们接受对运用恒久收入假说管理石油收入产生的批评意见,特别是来自过渡型国家的批评意见。当经济初始有形资本和人力资本都较低时,来自石油收入的政府社会和资本开支而提高的生产率会高于石油储蓄的财务回报。这往往发生在政府支出对生产产生外部效应时,特别是公共投资对生产率产生影响及其对私人资本累积产生激励时(Management of Oil Wealth Under the 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Alonso Segura2006)。但与其他模型(如基准模型)相比,恒久收入假说会对石油收入管理进行更明确的审查,例如收入消费。该模型为假说应用于阿塞拜疆案例提供了基础。     

  本文分析了阿塞拜疆石油收入管理的不同设想,提出包括以下内容的战略: 

  ·所有石油收入应与经济区分,由石油基金负责收集,不应转入政府预算。同时,基金不承担任何政府预算功能 

  ·石油基金应采取储蓄策略,摈弃开支稳定功能,采用平稳分配功能 

  ·石油基金的初期投资应仅来自于海外 

  ·制定多元化准则,用以展示可分配给各个国家、各类行业和各个公司的资源占石油基金的百分比 

  ·制定道德准则,用以约束国家、行业或公司的石油基金分配行为 

  ·确定关联准则,石油基金增加得越多,可投资股市而非短期国债的基金所占百分比越高 

  ·确立最大化原则,即明确投资者的风险、预期回报、投资数量和总体基金资源之间的关系,严守基金规则。不能以投资者个体判断为行动准则,因为投资者个体目标并非完全等于基金目标 

  ·针对将来投资国内行业部门的可能性制定准则。应采取单独银行的形式,因为本土投资的基金回报预计高于海外投资 

  [本文作者系阿塞拜疆经济社会发展中心主席]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中国改革论坛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中国改革论坛网 (0898-66189066)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