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学术论坛
学术会议

21世纪城镇化转型的主要动力:非洲视角

作者:西梅拉内 杜菲 皮尔斯  时间:2013-11-08   浏览次数:0

   尽管非洲大部分城市转型的原因难以捉摸,本文指出主要因素(如移民、出生率、死亡率等)与次要因素(收入、城市吸引力等)的共同影响似乎是驱动城市形成特定特征的主要原因。由于收入是城市人口动态的主要驱动力,本文发现,大部分非洲城市收入未达预期成为大量非正规商贩泛滥、城市缺乏吸引力的主要原因。人们对此采取的应对机制是从事非正规经济活动以维持在城市的生存。本文进一步指出非洲大部分城市转型是由城市体系内源性与外源性因素之间存在协同关系引起的。本文使用此(如:系统动力学建模)方法得出结论,认为系统动态模型具有使用因果循环和反馈图扩放和表达变量之间关系的能力,因而可以扩放因素之间存在的隐秘关系,加强对城市转型驱动力的分析与理解。 
    引言 

  协同因素的综合影响改变了城市,构成城市转型的驱动力(Simelane,Duffy&Pearce,2013)。学者们对这些因素单独进行了研究。如Alberti(1991)研究了城市模式与环保能力,Batty(2008)调查了城市的大小、规模和形状,Duffy、Makhoabenyane、Simelane调查了(文献编写中)收入对城市吸引力的影响,Simelane(2012)分析了城乡联系对城市的影响程度。这些研究是过去众多研究中的典型代表, 它们提高了我们对城市动态(Forrester,1958、1961及1971,Alfeld,1995,Haghani,Lee与Byun,2003)、其与迁移(Borjas,,1987,Herzog,Schlottman与Boehm,1993,Axelsson与Westerlund,1998)和收入的关系 (Barham与Boucher 1998,Cuttanco,2008,Simelane 2010和2011)的理解。 一些文章给出了城市如何保持特定特征(如丧失城市吸引力)的线索 (Duffy、Makhoabenyane与Simelane,编写中),但大部分文章没有对城市转型驱动因素之间的协同关系对城市特征的影响方式进行深入分析。开展此种分析之冠重要,尤其是对由于环境恶化而早已丧失吸引力的非洲城市。 

  为填补这项空白,本文采用了系统动态模型。对城市未来尤其是非洲城市未来的研究表明未来城市转型主要受人口增长驱动。新兴经济体尤为如此(Batty,2008),因为人口增长对城市市容、资源、环境、形状与规模会产生直接影响。因此有必要加深对未来城市转型的面貌和方向与转型驱动力之间关系的理解。此点尤其重要,因为城市服务招商引资是国家经济繁荣的重要指标。理解城市动态及城市应如何在各种人为压力下维持自身发展对更好地规划、管理城市具有重要作用。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确定城市转型关键驱动因素和影响城市抵御人类压力的机制(Lowry,1967)。这对非洲极其关键,因为世界未来经济的表现很有可能由非洲经济(构成世界经济的一个影响因素)繁荣程度来衡量。在当前经济危机情况下,很多国家持续走高的经济增长根源于非洲。非洲是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受惠国。因此,确保非洲城市吸引力及其未来良好面貌有其可取之处。城市吸引力的定义是:城市吸引并留住有助于维持城市高质量生活与美丽的人的能力。 

  研究方法 

  本文使用系统动力学建模和系统理论来分析和解释研究结果。我们的目标是证明城市(系统)是由相互联系的子系统构成,这些子系统主要建立在相互联系的因素上。它们彼此交互,产生以各种城市转型形式表现出来的特征。我们使用系统动力学模型生成数据后,将数据与在十个非洲城市开展调查收集的实时数据进行了对比。这十个城市分别是南非的开普敦、德班、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伊丽莎白港、温得和克(纳米比亚) 、金沙萨(刚果民主共和国) 、内罗毕(肯尼亚) 和哈拉雷(津巴布韦) 。我们还使用问卷调查收集数据。每个城市访谈调查的目标是采访200人,至少采访100人,受访人年龄介于20和50岁之间。将目标受访者细分成如下六组:第一组(20-25岁) 、第二组(25-30岁) 、第三组(31-40岁) 、第四组(41-50岁)和第五组(50岁及以上)。这样便于评估各年龄组之间的差异(如:收入与教育差异)并审查人们向迁移城市的原因。访谈以非正式约见的方式进行,采访者与偶遇受访者就问卷调查内容进行非正式讨论。从开展调查的当地招募采访者。从已公布记录(如:统计SA (2007)及其他评估增长及模式的记录)中获取额外所需信息。 

  本文的主要目标是创建一个关于所选城市面貌与状况变量影响的平台模型。在此方面,开发了下列方案以确定驱动城市转型的可能因素。 

  a)方案I 假设人口增长是城市转型的主驱动力。此方案建立在城市人口具有成指数增长的特征上(Simelane,2010),描绘了城市人口增长只受到迁移和固有出生率驱动的情况,而这种情况源自年轻人在城市人口中占更高比例这一事实(Simelane,2010)。 

  b)方案II假设城市人口呈指数增长是由协同作用形成城市特点的主要因素(迁移、人口出生率、寿命等)与次要因素(如:收入和工作吸引力)的综合影响引起。此方案描绘了一个或两个因素共同作用形成城市特点的情况。 

  c)方案III假设城市人口成指数增长是由各类因素引起。这些因素包括迁移、工作吸引力、出生率、预期寿命及其他协同作用致使城市转型的因素。此方案描绘了各类因素协同作用(它们之间可能具有隐秘的相互作用)形成城市特点(如:犯罪、交通拥堵、大量非正式贸易商、健康危害等),致使城市转型的情况。 

  我们根据这些方案推理城市转型与城市特点是形成过程。我们的目标是更好地理解非洲城市的特点及其与其它发展中经济城市之间的差异。通过对类似研究进行推导,我们认为城市人口具有几何增长的固有特征 (Simelane,2012)。城市人口倾向于由年轻人构成这一发现证实了我们的推导(Simelane,2010)。有鉴于此,我们提出了以下问题:— 

  a) 城市人口增长多久后就会出现以特征发展(如城市吸引力丧失)形式表现出来的城市转型迹象? 

  b) 影响人口增长的因素有哪些及这些因素是怎样合力转变城市的? 

  c) 通过影响主要因素而促进城市转型的次要因素可能有哪些? 

  d) 因素合力带来城市转型所凭借的机制是什么?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建立了三个系统动态模型。这三个模型将城市就业或工作吸引力和收入合并归为影响确定城市人口增长率的关键因素。这些因素被认为是内源性因素,它们与出生率、死亡率和迁移等其他因素一起共同影响着城市的转型,城市转型稍后又会通过城市特点(如丧失吸引力)表现出来。 

   i.  模式1认为城市转型源自主要因素,主要因素独立作用使得城市发生结构改变。 

   

  Migration rate: 迁移率 

  Migration: 迁移 

  Life expectancy: 寿命 

  Birth: 出生 

  Birth rate: 出生率 

  City population per square kilometer: 城市每平方公里人口 

  Deaths: 死亡 

  Initial population: 初始人口 

  Out- migration: 迁出 

  Out- migration rate: 迁出率 

  图1. 模型1 建立在城市转型是由主要因素单独引起的假设上。 

   ii. 模型2 认为城市转型是由主要因素与次要因素(如迁移和工作吸引力)共同引起的,主要因素与次要因素一起致使城市特点发生变化。这些变化有可能是结构上的变化(建筑老化或改善、环境恶化)、经济上的变化(非正规部门的发展),也有可能是社会变化(文化兴起、合作或犯罪)。 

   iii.   

   

  Migration rate: 迁移率 

  imigration: 迁入 

  Work attractiveness: 工作吸引力 

  Life expectancy: 寿命 

  Birth rate: 出生率 

  Birth: 出生 

  City population : 城市人口 

  Deaths: 死亡 

  Initial population: 初始人口 

  Out- migration: 迁出 

  Out- migration rate: 迁出率 

  图2:模型2认为城市转型是由两个因素(如:主要与次要因素)合力引起的。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中国改革论坛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中国改革论坛网 (0898-66189066)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