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学术论坛
学术会议

左学金:家庭、政府、社会和企业共同应对老龄化挑战

  时间:2019-03-31

  2019年3月30-31日,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与挪威城市区域研究所共同主办的2019中挪社会政策论坛在海口召开。本次论坛以“老龄化社会的中国”为主题,围绕老龄化社会的中国面临的“增长与养老”、“政策与制度”、“政府、社会、企业”、“传承与创新”等课题展开深入研讨。来自国家相关部委、15个地方省市自治区研究机构、企业家代表,以及挪威、日本和3个国际组织的专家学者共300余人参加本次论坛。中国改革论坛网将专家学者精彩发言摘登如下:

  上海市老年学会会长左学金:

  首先感谢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邀请我在会上发言。因为只有10分钟的时间,我只能把一些想法和大家做交流。

  中国人口是老龄化+少子化,少子是生育率在下降,人口老龄化大家已经说的很多了。家庭规模在缩小,这是我们家庭作为养老保障的提供者,我们对社会保障的需求在增长。但是,由于劳动人口相当于老年人口的潜在支持比在下降,所以整个社会保险体制会面临比较大的财务的挑战。

  生育率。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平均每个妇女生6个孩子,但是现在大概生1.4-1.5个孩子。这是根据统计局的数据。我们的生育率有争论,有各种各样的来源。这是郭志刚教授做的。我们看第六次人口普查,改革开放初期,10个中国人中有6个是小孩,现在是6个中国人只有1个小孩了。这是非常显著的变化。所谓少子化非常的明显。我们说支持比(劳动年龄人口对老年人口),我这里的老年人口是65岁以上,这是很大的,某种意义上退休年龄50多岁,几年前统计平均是54岁,现在大概是55岁、56岁。实际上,我们的退休年龄很早。1982年潜在支持比是12.5%,所有大幅度的下降发生在本世纪的前叶,下半叶相对比较平缓;到本世纪末的时候大概是1.6-1.9个劳动年龄人口支持一个老年人。我们看从12.5下降到1点几,这是非常激烈的。但是,最激烈的变化是发生在本世纪上半叶,这是未来30年我们所遇到的挑战。

  我们说,劳动力人口对老年人还不是实实在在的,社保的财务更实在。曹远征董事长也说了他们做的国家资产负债表,社保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我们最近十多年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制度支持比(缴费的人数除于领取养老金的人数的比例)已经从3.3%下降到2.7%。因为年龄结构在老龄化,这个比例还在大幅度的下降。

  隐性的债务。我们对隐性债务假定现在的制度继续下去,在未来若干年我们把所有的收入和支出都贴现到某一年,限值会相当于这一年的GDP的百分之多少是未来的债务。未来的债务一般是在70%到132%,这只算到2050年。

  家庭小型化。上世纪50年代是每个家庭5.3个人,现在是3.03个人,下降得很厉害。我们看2015年的调查,大概80岁的老年人生育5个多小孩,50岁人大概是2个小孩,这也是大幅度下降。我们是不是放开生育率,生育率上来,计生委员说只要放就上升,其实不是这样。生育率下降是因为现代化(工业化、城市化)进程推动。家庭作为基本生产单位,养育子女的成本、教育成本、医疗住房成本都在上升,反过来养育子女的回报在下降。养老就要靠社会保障。城镇的调查数据表明,城镇家庭现在是老年人向子女转移支付,还是要负担子女的。现在是鼓励年轻人少生孩子,这个本质上不可能有很大的改变。我在东京参加医学大学的研讨会,欧洲出台了很多家庭政策鼓励生孩子,但是目前为止,效果是非常有限的。所以,我们今后考虑中国未来的时候,要考虑到这点。

  政策建议。第一,适当的人口规模是家庭承担一定的养老保障功能的人口学基础。努力将我国妇女的生育率从目前的1.5左右逐步提高。为此,要尽快取消对家庭生育数量的任何控制,让计划生育回归“家庭计划”的本意,让生育选择权回归家庭,将“家庭计划”的重点放在促进妇女生殖健康和妇婴保健,切实解决育龄夫妇养育子女的实际困难上。第二,贯彻落实健康中国规划纲要,大力推进健康老年化。提高老龄人的健康水平是提高老年人的幸福感和生活质量的最重要的基础,也是推动积极老龄化和老龄社会活力的最重要基础。第三,推动积极老龄化,充分利用老年人口这个富贵的人力资源,鼓励老年人从事有报酬的劳动与社会公益劳动,采取配套措施,逐步延迟退休年龄。第四,弘扬中华民族传统孝道,提倡尊老敬老助老社会风气。修改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对有能力支持与照料父母但是拒不承担养老义务的子女追究法律责任和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第五,改革与完善基本社会保障体制。政府向全体老人或全体需要帮助的老人提供基本保障,同时重视发挥市场的重要作用。第六,改革与完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在降低缴费率的基础上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由中央政府以12%的缴费率提供36-40%的替代率。重视养老金受益与缴费挂钩,实现多缴多得,长缴多得。第七,将现有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升级为全体城乡老人共享的非缴费型养老金或“零支柱”养老金(不是通过社保缴费,而是通过一般税收筹集资金),将受益水平升高到农村贫困线以上,如人均GDP的6%左右。第八,加快建设与发展自愿型养老保险,养老金资产由专业化基金管理公司投资,实现较高提交回报率。第九,将一级与二级医疗服务办成人人可及的廉价医疗,由基本医疗保险与政府财政共同提供资金。重视预防性服务,加强一、二级医院之间的分工与合作。三级医疗继续由两类基本医疗保险购买服务。放开三级医院的准入,加大三级医院医疗服务信息的公开披露。鼓励三级医院之间就医疗服务的价格与质量展开公平竞争。第十,发展与完善长期照护保险或保障。目前以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基金支持的长期护理保险试点不可持续,也不可复制推广。长期护理保障需要研究,究竟是通过社会保险缴费还是通过一般税收来筹集资金,或者是两者的结合(如日本)?是全民受益是优先考虑低收入老人、尤其是农村老人?如何确定个人付费比例?长期照料服务由政府直接提供还是由市场或非营利机构提供(政府购买服务)?是否将家庭成员提供服务纳入长期护理保障体系?第十一,推进老年友好社区与老年友好城市规划建设,为家庭与社区照料老人创造良好的究竟环境。要建设紧凑型的混合型城市与社区,避免目前低密度的、高度依赖小汽车出行的城市空间模式。

  第一,我感觉我们真的要调整生育政策。第二,老龄化,我们要发挥老年人的作用。他要健康老龄化,健康老龄化成本是最低的,你注意你的生活方式、注意你的饮食习惯,适当的运动,我们还是要做很多宣传,做很多推动。第三,积极的老龄化。昨天有很多同志都说,老年不光是负担,还是资源。但是,如何鼓励老年人从事有报酬的劳动和社会公益劳动,如何鼓励大家延长退休年龄。这需有配套政策支持。现在如果退休金拿得高,工作反而拿得少,不鼓励大家延迟退休,这方面有政策考虑。第四,要有孝道,孝道不光是一个道德,也应该是保护。现在老年人保护法很多是引导性的条例,比如说常回家看看,法律不应该是引导性的,法律一定是强制性的。现在有的人只要遗产、要照顾父母,这样的应该要采取措施。第五,改革与完善基本社会保障体制。我们感觉全国统筹一定要做,中央政府要承担责任,地方政府也要配合。这里有利益机制的问题。我们早就建言,政府收12%,提供40%的养老金,就相当于平均40%。这里有重大的区别,参保率会提高,现在2.8亿农民工中75%不参保。如果他们参保,我们的替代率、支持比就不是2.7,而是4甚至是5。现在地方政府已经很严重了,31个省市只有6个收支结余,红的全部是亏损的,现在东北的问题特别严重,这不统筹是不行的。三个点、四个点,不是真正的改革,这是贴膏药,不解决问题。

  谢谢大家!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专家审阅。

未经本人审阅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中国改革论坛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中国改革论坛网 (0898-66189066)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