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三招把公共服务送到农民家门口

作者:本报记者 颜珂  时间:2016-01-18

  61岁的低保户张英雄,以前最怕进县城报销医疗费。老人患上了肝胆结石,治病前前后后花了十几万元,日子就指着政府的医疗救助。

  从老家怀化市溆浦县水隘乡来龙溪村到县城,来回一趟最少8个小时;车费加吃饭,开销不少于70元,遇到办事人员出差,还得在县城住上一晚。“怕折腾!”张英雄说。

  路远难绕,衙门难找。惠民政策虽好,兑现起来却难,来回折腾的烦恼,不少农民都有。公共服务的“最后一步”,能否走到农民的家门口?湘西大山中的湖南怀化,通过对乡镇简政放权,政府购买服务等手段,打通公共服务向农村延伸的“最后一公里”。

  代办——

  乡里村里都有了窗口化、一站式便民服务点

  张英雄怕报销,却又眼巴巴指望着报销。2014年开始,乡里有了便民服务中心,老张跑一趟乡政府,一切办妥。“最多半个小时。”张英雄说。

  改变他生活的,是当地一项向乡镇放权的改革。2014年以来,怀化市把分散在县(市、区)有关部门的56项职权下放至乡镇,乡镇成立便民服务中心,窗口化、一站式接受群众事项办理。

  在最早试点的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太阳坪乡便民服务中心,司法信访、民政民宗、劳保医保等审批服务窗口一字排开。“这里能办的事项可以当场办结,办不了的事,群众提交相关资料,乡干部来跑腿代办。”乡党委书记石径霞说。

  金滩村村民李作超的老屋,建于40多年前,2014年“改头换面”还能拿1万元补贴,这让李作超有些喜出望外。最省心的是手续,村里到服务中心仅3公里,资料一交,就基本不用管。窗口工作人员说,危房改造的审核权限在上级,剩下的事他们来代办。

  服务的“手臂”还延伸到了村——村里有便民代办点,村民们不便办的事,村干部可以代办跑腿。走进太阳坪乡太阳坪村的便民代办点,村支部副书记黄野兵刚好轮值,“这两天集中办了100多项新农合手续。”还有更加人性化的制度设计:农民到镇上办事,大多选在赶集的日子。赶集那天,村干部带上公章,集中在乡镇政府坐班。

  据统计,截至2015年10月,怀化市乡镇便民服务中心共为群众办理各类事项72.39万件次,平均办结率保持在97.3%以上,群众满意率达99.6%以上。

  通网——

  政府买单企业服务,网络真正铺到村一级

  会同县坪村镇枫木村,是粟裕大将的故乡。粟裕纪念馆旁的便民服务点,眼下成了村里最热闹的地方。

  办事员刘春梅的身旁,摆着一摞刚刚办好的《流动人口婚育证明》。“以前,这样的证得去县城或者乡镇去办,如今,在村里就能搞定。”刘春梅说。

  同其他村级代办点不同,枫木村的民生服务站是“升级版”——公共服务连上互联网,数据在网上跑,以往需要代办的事,这里就能办结。

  怀化市政协副主席、会同县委书记杨陵俐告诉记者,民生服务站可提供包括政务、商务和公共服务在内的三大块服务,“联网后,通过‘互联网+’民生服务,审批资料网上填写,电子签章网上盖,政府公共服务的触角真正伸到村一级。”

  民生服务站的墙上,张贴着服务站可办理的所有事项——从审批、办证到交手机费、电费,甚至还有“代购机票车票”“临时照看儿童”,一共118项。

  还有更大不同。民生服务站的工作人员,既不是村干部,也不是公务员,而是来自企业。“也就是服务外包,政府买单,企业服务。”杨陵俐说。

  在会同,民生服务站已有14个。杨陵俐告诉记者,服务站的设置打破了行政区划,按服务半径和服务人口来布点——每个民生服务站,服务半径是3到5公里,服务人口约1500到2000人。

  “目前我们正在研发手机APP,今后让村民办事可以真正打破空间局限。”杨陵俐说。

  投入——

  解决没地方吃、住、洗澡问题,让乡镇干部安心“不走读”

  公共服务伸向“最后一公里”,基础保障是干部。

  市委书记彭国甫初到怀化,要求乡镇干部不准“走读”,乡镇机关不能唱“空城计”,但基层起初的反应,却让他多少有些意外。

  跟乡镇干部谈心聊天,都在倒苦水。很多乡镇机关没地方吃、没地方住、没地方洗澡。有女干部说,到了晚上就不敢喝水,因为厕所离太远,一个人不敢去。“实际问题不解决,思想怎么凝聚?”彭国甫说。

  要补齐基础保障的欠账,初步摸底要5个多亿。怀化财力本就捉襟见肘,决心怎么下?“砸锅卖铁也得上!”市委班子统一思想,一把手牵头,项目化推进,层层传导压力。

  辰溪县火马冲镇企业办干部陆文龙家在外县,老婆在广东打工,夫妻长期分居。对他而言,如今有了新宿舍,就像有了个家。连同小套房在内,怀化2015年共投入4.8个多亿,解决了1.2万多名乡镇干部吃、住、洗澡等基本生活保障问题。

  同样提升的,还有基层组织的运转经费。近两年,怀化将村级组织运转保障经费由2013年的5万元增加到2014年的6万元,2015年又增加到7.3万元。2015年,市财政又增加投入2000万元,县(市、区)配套增加2000万元,给全市每个村新增1万元服务群众专项经费。

  在彭国甫看来,基层组织“硬得起腰”,为群众办事才不会“有心无力”。

  长效办法还得靠“造血”。怀化绝大部分村集体经济薄弱,集体经济“空壳村”比例高达58.45%。2015年开始,市里大力实施村级集体经济5年行动计划,既给资金,又给点子——通过门面开发、项目帮扶、土地流转、创业带动等方式壮大集体经济,如今全市集体资产总额达4个亿,2350个行政村实现了集体经济收益“零突破”。

  年终党建“大考”,怀化交出这样一份“成绩单”:2015年12月,湖南全省市州委书记就履行基层党建工作责任集中向省委常委会述职,怀化综合评分居全省第二,仅次于省会长沙。

来源:人民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