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墨西哥转型和创新的启示

作者:  马名杰  时间:2014-05-27   浏览次数:0

  
  

  发展漫谈

 

  近期,笔者赴墨西哥参加了一个关于中国创新政策的研讨会。几天的交流和观察虽然肤浅,却令人感触颇多。

  墨西哥,这个拥有悠久历史的美洲文明发源地,这个在上世纪中期迅速崛起却至今挣扎于“中等收入陷阱”的拉美国家,有很多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深思和汲取。笔者也同样感受到一个转型国家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方面所面临的复杂而艰巨的挑战。

  墨西哥经济曾取得过耀眼的成绩。在20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墨西哥创造了年均增速6%的增长奇迹,并在上世纪60年代末跨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1982年墨西哥爆发的债务危机让奇迹就此终止。自此,墨西哥经济增长就与大幅波动、停滞和衰退联系在一起。20世纪80年代末之后的10多年里,墨西哥经济增速一度恢复到3%—4%的水平;其中一些年份增长率为负或超过5%。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墨西哥经济又陷入负增长。近年来经济有所复苏,经济增速为3%—5%。

  墨西哥经济陷入波动甚至停滞的30年,恰恰是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快速发展的时期。直到10多年前,墨西哥还是领先韩国和印度的世界第十大经济体,此后被迅速超越。增速下降只是表面现象,其背后是墨西哥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迟缓和艰难。自上世纪80年代以后,墨西哥国内资源紧张、环境污染、要素价格上涨等问题愈加突出,外部又受到亚洲国家的强劲竞争。在要素成本优势难以为继的情况下,本来应该升级竞争优势,实现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换。但墨西哥在人力资本和全社会科学技术基础方面的历史欠账太多,企业创新动力也严重不足,导致墨西哥转型升级之路尤为曲折。看一看墨西哥的创新指标,就可以对其尴尬处境有更多了解。

  作为一个上中等收入国家,2012年墨西哥全社会研发支出占GDP比重不到0.5%,仅相当于中国20世纪90年代早期的水平。在这极低的研发投入中,2/3来自墨西哥政府,企业研发投入非常低。企业间、企业与高校和研发机构间更是很少进行联合研发活动。

  不仅企业研发和创新意愿低,墨西哥人力资本也严重不足。1994年到2003年间,全国只有4600多人获得科学博士学位。2001年,墨西哥只有2.2万名研发人员,每百万人中的研发人员数量只有中国的一半,不到日韩的1/10。从本国居民申请国际专利的数量看,墨西哥与以色列、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基本相当。从发表国际科技论文数量看,墨西哥与新加坡、比利时、挪威、芬兰和希腊在同一水平。但考虑到墨西哥人口是这些国家的十多倍,人均科技产出则相当低,科技人才匮乏之严重可见一斑。

  企业是创新的主体,墨西哥企业如此之低的创新意愿是墨西哥创新能力低,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陷入困境的直接原因。也许从产业角度可以看出些端倪。

  墨西哥经济开放度较高,其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对外商直接投资有很高的依赖度。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本土企业却没有壮大起来。至今,大企业基本都是在墨投资的跨国公司。以占据墨西哥制造业半壁江山的加工贸易为例,外资企业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本土加工企业无论从数量还是规模上只占很小比例,且大都是中小企业。跨国公司的技术开发和创新通常在母国进行,只有极小部分放在墨西哥。无论是外国公司还是本国公司,生产经营中的技术主要从国外引进,对国内技术需求和带动作用小。此外,从国际专利申请者的国籍结构也可看出墨西哥本土创新能力的薄弱——非本国居民国际专利申请数量与德国、俄罗斯和中国香港基本相当,但本国居民国际专利数量却只有外籍申请者的1/10。

  似乎矛盾的是,薄弱的创新基础和能力并没有严重阻挡墨西哥经济的复苏,人均收入也在提升。从出口规模和出口产品结构来看,20多年来墨西哥的国际竞争力总体呈上升趋势——2013年的世界竞争力排名从上年的第37位上升到第32位,在拉美各国中排名第二。但墨西哥的长期竞争力并没有明显提升,被锁定在全球价值链中低端的局面也没有明显改观,与发达国家乃至新兴国家的技术和创新能力差距不断拉大,未来的可持续增长前景堪忧。

  一个国家的创新活力低,一定是制度出了问题。墨西哥历届政府对自身薄弱的创新基础及其制度根源并非没有认识。20世纪90年代,墨西哥进行了经济结构性改革,加入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推动了墨西哥产业和贸易结构的升级。市场环境的改善对激发企业创新活力起到一定作用。同期,政府也认识到创新基础设施大大落后,并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和鼓励政策。2001年,政府出台了 《国家科学技术计划(2001—2006)》,强调了科学技术对墨西哥发展的重要作用。2002年,又通过了《科学技术法》,建立了一些支持科技发展的新机制。包括对私人企业研发给予税收减免,建立联邦各部门、联邦和州及地方政府科技资助协调机制等。此后又和美国建立了双边科技合作机制等,扩大国际科技合作。但时至今日,墨西哥市场经济体制和创新体系仍存在诸多问题,知识产权保护不力、资本市场不发达、创新服务体系不健全、企业创新动力不足等问题长期没有解决。不得不说这与政府效率和执行能力有很大关系。

  墨西哥转型升级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认真汲取。中国共产党十八大提出了实现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更大力度改革开放激发全社会的创新活力。地方政府改革与创新同样责无旁贷。一些地区正面临类似墨西哥的转型困境:成本上升、竞争力下降、企业外迁、产业升级总体进展迟缓。有的地方将之归因于自己不利的区位、创新资源的天然匮乏、中央投资眷顾少等。但归根结底是当地政府和相当一批企业家对转型升级的前期准备严重不足,在创新环境和创新基础上历史欠账太多,导致竞争优势升级乏力,区域转型困难重重。

  创新是推动转型升级的重要动力,但创新资源的培育和创新能力的形成并非一蹴而就。在转型过程中,政府既要防止计划经济思维模式和手段的复苏,又不能采取放任自流的政策。政府要转变理念,科学规划,完善创新体系,为企业发展和创新创造有利条件。事实上,制约转型和产业升级的往往不是政策少,而是政策是否对症下药,是否得到落实。放长眼光,科学决策,认真落实,多办实事,这是墨西哥给我们的最大启示。

  (作者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研究部)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