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问卷 > 往期调查

关于新资产阶级分子产生的原因和条件问题的调查报告

作者:中改院  时间:2001-05-24   浏览次数:0

我们于今年8月中旬到10月中旬对湘潭地区“一批两打”中揭发的部分案件作了一些调查研究,并着重分析了31个典型案件。我们对于新生资产阶级分子产生原因、条件作了一些初步探讨。

关于新资产阶级分子产生的直接原因

大量事实表明,新资产阶级分子是旧社会的上层建筑的残余同旧的生产关系的残余相结合的产物。

一、老的剥削阶级及其影响的存在,小生产者的习惯势力的存在,是新资产阶级分子产生的政治思想上的根源。

根据我们的调查,新资产阶级分子主要是那些具有小生产者特点的人,在剥削阶级的思想意识和生活方式的诱发和腐蚀下,利用各种空隙,大肆进行资本主义的经济活动,由量变到质变而成的。

在31个案例中,除了5人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外,其余26人,占总人数83%,都是劳动人民家庭出身。其中贫农18人,中农4人,城市贫民2人,工人1人,小商1人,而且除了一个富农分子是老的剥削阶级分子重新作案外,其余30人都是逐渐蜕化变质从人民内部分化出去的。

老的剥削阶级分子人还在,心不死,由于受他们的直接拉拢腐蚀,而使一些人走上犯罪的道路,这种情况现在还是存在的。但是,这种由老的资产阶级分子直接出面的情况,终究是少量的。更主要、更大量的还是剥削阶级腐朽的思想意识和生活方式的影响。这种影响作用,首先表现为对那些具有严重的小生产者自发资本主义倾向的人的诱发。例如,湘潭市雨湖房管所一个木工,手工业出身,解放前开过棺材铺,雇过一个小工,一个学徒。合作化高潮时期,他先是组织假合作社来进行对抗,后来当他们的假社改造成为木材加工厂后,他又嫌钱少了,多次要求退职,于1961年自动离厂。从此就又单干起来。 1963年因非法承包业务被取缔过。但他并不死心。经常说:“人身三件宝,黄金、大米、少年妻。”他一贯玩弄女人,赌博成性,最后终于在林彪、“四人帮”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庇护下,从1968年到1976年通过开设地下工厂和从事地下包工等非法活动,牟取暴利5,000元,变成了一个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
其次,表现为资产阶级思想意识和生活方式对我们队伍中一些意志薄弱者的腐蚀作用。茶陵县人民医院住院部一个收费员,现年28岁,出身于贫农家庭。是1971年才招进医院工作的。由于经不起资产阶级思想的腐蚀,见到人家穿得好,吃得好,就非常羡慕,也想很快能建成一栋好房子,生活上过得比别人更舒适些。为此,便打主意想办法。仅一年零六个月的时间就贪污了12,500元。变成了一个大贪污犯。

这些事实充分表明,只要阶级和阶级斗争还存在,只要剥削阶级的影响和小生产者的习惯势力还存在,新资产阶级分子就会在适当的土壤上,在我们的企事业、人民公社以及国家机关中,从工人、农民、干部和职员中或多或少地产生出来。

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残余是新资产阶级分子产生的经济基础。

在资本主义思想诱发和腐蚀下,少数强烈要求发展资本主义的人,就象毒草的种籽,得到适当的土壤和气候,必然要长出毒草来。这种气候,就是林彪、“四人帮”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破坏。那么新资产阶级分子是在什么样的土壤上产生出来的呢?据我们调查,他们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的生产、分配、交换的各个领域中还存在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残余的基础上产生的。例如,我们分析过的31个新资产阶级分子的案例中,有9人是从生产领域中开设地下工厂,组织地下包工队和地下运输队的基础上,非法牟取暴利中产生的;有10人是从分配和再分配领域中大搞敲诈勒索,贪污盗窃和索取所谓高工资、高补贴的活动中产生的;有11人是从流通领域中大搞投机倒把和诈骗活动中产生的。这些非法存在的经济活动,其性质主要是资本主义的,反映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残余。

所谓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残余,并不是指原来的资本家的财产和企业留下的尾巴,而是指这些经济活动的性质和历史地位而言。它们在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关系中,只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断,这些片断的存在也不是合法的,而是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还没有完全占领的一些空隙中存在着的。在工人阶级政党正确路线占统治地位的条件下,它将逐渐缩小阵地,直至将来被消灭。但是在它被消灭以前乃是产生新资产阶级分子和存在资本主义复辟危险性的经济根源。

关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残余借以存在的条件

大量事实告诉我们,前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残余是在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尚未完全占领的地方或漏洞中存在着。而出现这些漏洞,是因为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制度还很年轻,如何管理社会主义经济也还缺乏经验,尤其是生产力还不够发达,社会产品不丰富,所以它在某些环节上还不完善。

一、少数经济工作人员经不起糖衣炮弹的袭击,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残余存在的重要条件。

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资本主义经济活动是非法的,如果不打通上下内外很多“关节”,那是很难存在的。所以,那些一心想搞资本主义活动的人,总是精心策划,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来寻找我们队伍中意志薄弱的人。千方百计用糖弹打开缺口,为他们的资本主义经济活动鸣锣开道。他们的手段很多,既有思想上的捧场,又有金钱、物质的利诱。有少数干部和经济工作人员一旦上勾就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成为他们侵吞国家和集体财富的帮手。例如,石门县航运公司的一个采购员是牟取暴利一万余元的大投机倒把犯。从 1974年到1977年 8月,先后在湘潭地区通过地、市有关单位搞走一批柴油、机器设备、钢材等价值24万多元的物质,采用金钱收买、物资引诱、请客送礼等手段,拉拢腐蚀了50多个单位的130多人为他服务。

二、经济管理上的缺陷和漏洞往往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残余的藏身之地。

据我们很不完全的调查,经济管理上的缺陷和漏洞,被资本主义活动所利用,表现在以下一些方面。

第一,在计划管理方面:

目前,由于我们对社会主义建设经验还不足,我们的计划工作往往不可能完全符合客观的发展规律;由于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存在,一些建立了这种正常联系的地方也可能暂时遭受破坏;还由于生产力的不发达,社会产品的不丰富,社会主义的有计划的经济联系还不能在短时间内完全占领社会生产和交换的一切阵地。这些缺陷和漏洞,就会被资本主义活动所利用。

这里大体上有三种情况给资本主义活动以可乘之机。

1.生产计划的比例不当或计划供应的物资不足。例如,湘潭县锦石公社有5个铁匠,1972年到1977年间,他们乘国家对机械设备同零部件生产的比例配备不当,机械设备维修的零星部件供应一度紧张之机,开办了五个地下铁工厂,前后雇有40多个劳力,生产大批螺丝出售,5个共牟取暴利45,000余元。

2.生产和物资分配的计划遭到破坏。例如,湘潭钢铁厂,前几年在林彪、“四人帮”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破坏下,计划内的供销关系遭到了严重破坏,生产计划完不成。但通过以物易物等不正当的途径,在计划外非法销售了20,000多吨钢材。外地有不少人来到这里套购,盗窃钢材等物资。他们请客送礼,进行贿赂,同湘钢内部的少数人勾结起来,大量侵吞国家财富。资本主义的乌烟障气风行一时。一个好端端的社会主义企业,一度变成了新资产阶级分子滋生的温床。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现有0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0500132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