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理论探讨

江瑞平:打造高水平周边开放的新格局

作者:  时间:2019-09-16

  2019年9月10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和中国工人出版社主办“新型开放大国——共建开放型世界经济的中国选择”高峰论坛暨新书发布会,正式发布2019中国改革年度研究报告《新型开放大国——共建开放型世界经济的中国选择》。来自《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经济日报》,中新社、《经济参考报》《人民政协报》、凤凰卫视、新华网、人民网、中国网等近50余家媒体参加了本次活动。 发布会上,国内知名经济学家围绕“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形成全面深化改革新动力”展开深入研讨和交流。中国改革论坛网独家发布如下:

 

   

  非常荣幸参加今天的新书发布会,首先我要祝贺迟福林教授主持的“新型开放大国”鸿篇巨制的问世,它也许是个标志性的事件,意味着迟福林教授的绰号可能又增加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第一个绰号是迟改革,然而改革是不能迟的。前一段时间在海口的研讨会说我又给了一个绰号,说是迟合作,他说合作也不能迟,现在也许以这本书的问世为标志,一个新的说法就是迟开放,尽管在他看来开放不能迟。 

  我呼应一下陈文玲教授的重要观点,世界是通的。我完全同意。我想强调的是,当世界“通”了之后,再返回不通带来的问题会更加严重。任何一个经济体,开放了以后,再封闭起来,造成的后果更加严重。我们在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之下也生活了几千年没有问题,但一旦开放之后,融入了整个高度一体化的世界经济当中,现在真要和世界脱钩,那带来的后果是不堪忍受的。而且,我们注意到,特朗普上台之后,说北美自贸协定需要重新谈,推倒了重来,跟墨西哥和加拿大谈。从19921994年就开始的合作,使得三方的经济已经高度融合在一起,尤其是加拿大和墨西哥,已经高度的被捆绑在美国的经济之上。现在美国要跟你重新谈,有什么平等和对等可言?要知道加拿大和墨西哥出口的75%依赖美国,而美国对加拿大出口依赖程度不到20%,对墨西哥出口依赖度不到15%。这样两类国家坐在一起怎么可能平等谈?由此大家可以想到中美之间,日韩之间现在遇到的问题,要重新谈的话,推倒重来是一种什么样的立场,什么样的地位? 

  我个人认为周边是首要。要形成全面开放的高水平开放的新格局,首先需要打造高水平周边开放的新格局,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要打造高水平周边开放的新格局,需要处理好十对重大的关系。我说其中两对非常重要的关系。 

  首先是开放的布局与安全格局之间的失衡。我们现在周边的安全格局基本的特点是东南乱、西北稳。而开放的布局恰好是东南重,西北轻。这在两方面都有问题。一方面,对西北方向来讲,虽然政治安全关系相对比较稳定,但是相对稳定的政治安全关系缺少坚实的经济基础支撑,这个压舱石太轻了,稳不住压不住。另一方面,我们的周边开放高度倚重东南方向,包括对东北亚,东南亚的倚重,恰好这个方向政治安全关系极不稳定,尤其东部的三座岛,南部的一片海,给我们东南方向造成了很大的安全隐患。这样一种开放高度倚重东南,而东南又动荡不安的开放格局,需要做一些调整。那你会发现“一带一路”恰好是一方面可以夯实西北周边政治安全关系相对稳定的经济基础;与此同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我们周边开放过度倚重东南方向的一种不合理的局面。 

  其次是二元结构与“一带一路”之间的关系。在周边开放当中遇到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周边格局当中存在一个明显的“政治安全依赖美国,经济贸易依赖中国”这样一种二元悖论、二元困境。目前中美冲突愈演愈烈,给周边的二元结构造成了很大的问题,很大的困境。包括日本和韩国这样的一些重要经济体在内,目前在对华、对美选边站上也遇到了很大的问题。他们的问题实际上就是我们周边开放所需要的问题。 

  (作者系外交学院原副院长)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