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全球治理

金钱政治下,哪有新闻自由

作者:郑 珮 张朋辉  时间:2017-01-04

  美国媒体一向自诩“新闻自由”,但其实早被金钱政治“深度绑架”。财团权贵控制媒体,传媒资源高度集中,曾经的“媒体精英”早已“不接地气”。媒体公信力连创新低的同时,也在不断撕裂着美国的社情民意

  资源集中——

  被少数利益集团掌控

  美国新闻媒体历史悠久,经过多年兼并重组,呈现高度集中的局面,主要媒体都被少数财团或者大家族控制。例如,新闻集团旗下除了美国新闻频道收视率第一的福克斯电视台、国家地理频道、《华尔街日报》《纽约邮报》等媒体,还拥有电影制作公司等,成为颇具影响力的全媒体集团。《华盛顿邮报》长期控制在格雷厄姆家族手中,2013年以2.5亿美元被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收购。

  《纽约时报》长期掌握在索尔兹伯格家族手中。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在美国总统角逐中,《纽约时报》一直都是民主党候选人的坚定支持者。

  康卡斯特公司是美国第一大有线电视供应商、第二大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康卡斯特旗下的全国广播公司是美国三大新闻网之一。三大电视新闻网中的美国广播公司归属沃尔特·迪士尼公司,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是时代华纳旗下的机构。

  这些大型新闻集团每年营业收入高达数百亿美元。近年来,新闻媒体之间的并购比较活跃,使得媒体资源进一步向少数利益集团集中。

  除了主要新闻频道,这些媒体集团还有众多地方分台和附属频道,全方位向美国渗透,并且第一时间向他们提供突发新闻线索。这些媒体集团不仅控制了全美的主要新闻媒体,还拥有电影制作公司、音乐台、国家地理频道等娱乐、专业传播资源,全方位影响人们的生活和意识形态。

  2016年是美国的大选年,各路候选人早早便利用手中的媒体资源,极力拉近与选民的距离。但是,与媒体互动需要花钱,而且不是一个小数目。在初选期间,《纽约时报》曾推出过一份“购买权力”专刊,在美国1.2亿家庭中,158个家庭控制了大选初期将近一半的资金来源。这158个家庭不但遍布金融、传媒、科技、能源、地产、交通、保险、医疗、物流等各行业,而且都住在临近的社区。8年前的总统大选消耗多达17亿美元,2012年已高达20亿美元。2010年最高法院通过裁决,美国企业可以不受限制地投入竞选资助的裁决,即之后出现的无上限捐款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这一制度的出现不得不让人担心资本对政治的干涉和政策的公正性。有专家估算,2016年大选消耗可能超60亿美元。

  信息垄断——

  公信力遭受严重影响

  美国媒体越来越集中,公信力连年下降。盖洛普的民意调查显示,2015年,表达“信任”和“比较信任”媒体的民众只有40%,是1997年盖洛普进行此类调查以来的最低值。18至49岁的中青年人对媒体的信任度更低,仅有36%。具体而言,民众对报纸和电视的信任度分别只有20%和21%,仅在国会和大公司之上。

  美国媒体同世界其他媒体制度相比有两个特点:独立于政府的自主性和私有制商业化垄断。上世纪60年代,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曾经制定了十四条原则来规范媒体的公共服务职责,比如10%的时间必须用来播放非娱乐节目。但到了1984年这些原则以“电视节目需迎合地方观众口味”为理由被逐步废除。与此同时,FCC对媒体所有权的控制也在逐步放开。上世纪70年代,FCC曾规定每个法人团体最多可持有7家电视台,1985年扩大到12家,并在2003年之后逐步取消媒体持有权上限,只要其在当地覆盖人群在45%以下。这样做当然为媒体集团带来了更多经济效益,但同时造成了信息和资源垄断。比如美国前十大传媒集团拥有的平台数量在2002年已达到300家,而这一数字在1995年还只是104家。

  FCC的宽松政策间接损害了信息多样化和代表性。美国政治传播学者文森特·普莱斯在其对公共意见的研究中发现,美国代议制民主体制一定程度上塑造了媒体、民意和参选人三者的关系:政客投入大量时间金钱、通过媒体跟踪和分析受关注的选民的意见动向,再通过媒体把有利于自己的民意调查公布出去。当然媒体精英也不会任由政客摆布。他们会将信息通过其带有政党偏见的方式进行筛选,并以评论、分析、数据的方式呈现给选民和政客。

  根据媒体研究所和美联社所做的一份调查,只有6%的民众对媒体“有信心”。这份调查显示,民众普遍认为,美国媒体的报道应该更加公平、平衡、准确、完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根据布鲁金斯学会和公共宗教研究所2014年做的一项调查显示,乔恩·斯图尔特主持的《每日秀》比微软全国广播电视有限公司(MSNBC)在新闻方面更有“公信力”,《每日秀》是一部新闻讽刺节目,对当下发生的新闻故事、政治人物、媒体机构进行讽刺,实际上是一个娱乐节目,而微软全国广播电视有限公司是美国主要的新闻电视网之一,但民众却认为《每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