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世界贸易

前WTO总干事拉米:世界贸易并未受到威胁,但保护主义在增加

作者:  时间:2016-12-25

 

  在西方世界,大量的事件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贸易开发问题上,世界贸易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社会问题。有人说这是逆全球化的一种表现,那么我们该如何解决这个看起来很棘手的问题?

  关于世界贸易扩张,2亿人同68亿人的对决

  我们回顾一下贸易开放是如何运作的。在生产过程中,贸易开放不仅提高了经济的效率也给社会带来了弊端。为什么有效率?长期的经济理论和实践证明,贸易开放加剧了竞争并提高了生产效率从而促进经济增长。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中国的两段历史,400年的海禁曾导致中国退出世界经济,然而,自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跻身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

  世界贸易带来的弊端则来自于竞争,较差的商品、服务将会淘汰或者被更高质量的产品所替代。输和赢创造了政治方程式,政治方程式与经济方程式有很大的不同。在这个地球上,就经济而言,赢家比输家多。但是如果就政治而言,赢者往往在政治上保持沉默,输者则对政治直言不讳。

  有些人会因为被更高水平的人所取代并失去工作,这给社会带来了弊端。也自然而然导致更多的焦虑、挫败和愤怒情绪,从而演变成政治不合,比如保护主义。

  只有搞清楚这些才能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目前,美国和欧洲国家保护主义开始抬头。大约有2亿人认为世界贸易的扩张不是好事,另外的68亿人认为贸易扩张是好事。但是,我们不存在全球投票机制。

  清除贸易壁垒是艰难和痛苦的

  一般而言,贸易开放必须致力于减少三大贸易壁垒。首先是运输距离和成本,其次是保护生产者的方式,最后是保护消费者的方式。

  减少运输距离是全球化的主要引擎,这常常伴随着运输成本的缩小。纵观历次全球化浪潮,所有的全球化浪潮都是源自于交通技术的革新。这些技术革新导致了贸易运输成本的显著减少,从而降低了贸易壁垒。运输成本的减少一般与法律法规和基础设施建设相关,“一带一路”倡议也同样提倡基础设施建设,从而加速国际贸易的流通。

  第二类障碍是为保护生产者所采取的措施。传统的贸易措施,如关税、补贴、进口配额制等这类贸易障碍是众所周知的,已经实行了很久,而且现在这些贸易措施已经相对被削弱了。被削弱的原因是贸易平等。

  第三类是和消费者保护有关的贸易障碍。例如安全问题,例如包装、花卉上特定的残留物,从猪肉和肉类中提取油,和金融行业的法规等。这类贸易障碍在增加,增加的原因在于预防。预防措施增多是因为人们变得富裕了,因此他们比过去更加关心这类问题。

  有效率地清除贸易障碍也是艰难的、痛苦的,因为你需要处理由此带来的社会影响问题。例如失业补助、地区政策、工业政策等等。存在解决社会和经济动荡的方法,也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赢家和输家之间的平等性问题。当下,输家面临消失的危机,最强大的变得更强。这在知识经济中更加明显。由此,随着服务部门生产过程的变化,知识经济也在加速中和极化中。换句话说,在知识经济中,赢者获得更多,输者失去更多,因此公众意见和反应产生了分歧。

  社会政策与流动的市场有密切关系。国家是否能够处理好相关问题将会产生很大的差异。以现代国家如欧洲国家为例,大部分欧洲国家拥有充足的社会安全系统,公众对贸易开放持赞成的态度。以社会系统相对弱势的国家为例,大众关于贸易开放的态度是反对的。根据国内政策的可行性差异,国内系统应对冲击和分配社会福利资源的能力也完全不同。财政税收系统和社会公共产品方面也是一个重要的话题。如果税收系统允许成功者获得更多并积累财富,那么这种社会不平等将会发展为政治骚乱。而这种社会不安全的确是在贸易开放的快速变化中产生的。

  特朗普有那么重要吗?我不这样认为

  我并不像众多贸易专家一样认为世界贸易受到的威胁:保护主义正在兴起,反全球化的浪潮来临。

  首先贸易在缩减吗?并不,贸易并没有缩减。贸易的增长,以成交量为标准衡量,只能说是贸易扩张的速度变慢了。变慢了并不意味着缩减。

  第二,世界经济增速低于其过去水平,因为像欧洲国家在国际贸易中具有较大的贸易量,如果欧洲经济增速放缓,将会对世界贸易量造成巨大影响。更重要的是中国。为什么贸易量和GDP的比数在中国会下跌,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在其制造的产品上增加了越来越多的价值。从数量上来说,这意味着中国制造的进口量和出口量都在下降。这也是为什么世界贸易总量会下降的原因。总产量与GDP的比值发生了变化,但不需要担心,只要这并不是保护主义造成的结果。

  这意味着我们应该百分之百安心吗?不,关于保护主义的问题也在增加,虽然没有影响到目前,但可能会出现在未来某个时候。随着公众和政治精英对特朗普当选的显著反应,问题也随之而来。我们都听说了特朗普计划对中国出口的商品征收45%关税,针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展开谈判,他认为中国是货币流通的操纵者并退出了TPP。这对世界贸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吗?我并不这样认为。

  特朗普会削减45%的费用来抵制中国进口产品吗?显然不会。原因是这会严重地损害美国的生产商和消费者。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中,美国的利润附加值远高于中国。因此如果增加45%的费用,无疑是削足适履的行为,而且还会增加消耗的费用。

  货币流通的指责并不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因为现在有其他的方法得以解决。我们都知道,中国央行正在尝试人民币的升值而不是贬值。如果你对此过分敏感,将会很难赶上中国发展的步伐。如果你希望用“网”阻止中国的步伐,你可能并不能如愿以偿,或许会将日本和韩国“圈住”,我想这也不是美国政府所希望的。因此,我期待一个“软”的特朗普而不是强硬的特朗普。

  我认为欧盟会保持稳定,它是一个大油箱,它不会轻易改变。我并不期望一些严苛的保护主义被带入欧盟。欧盟和中国将会继续维持支持贸易开放的国际行为体的角色。我认为欧盟和中国应该共同致力于此。站在中国的立场上看,应该继续之前的开放之路,进行贸易开放改革。

来源:环球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