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开放 > 中国视野

新兴经济体探寻公平可持续发展之路

作者:张 飞  时间:2012-11-16   浏览次数:0

  尽管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仍不明朗,未来10年,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前景仍然广阔。部分新兴经济体已有一定基础和条件走向公平可持续发展。新兴经济体未来20年有望保持5%以上的增长速度。源于发达经济体的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对新兴经济体可持续发展的冲击远未结束。新兴经济体的人口红利开始弱化。新兴经济体应通过加强相互合作,培育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在转型升级中要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

  编者: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主办的“2012’新兴经济体智库经济政策对话”论坛于11月3日至4日在海南省海口市举行。本次论坛是由中方发起的首届金砖国家及部分新兴经济体智库代表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印、俄、巴、南非及部分新兴经济体国家的智库代表,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德国国际合作机构等国际机构的专家。在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增大、机遇与挑战并存的背景下,论坛着重探讨了新兴经济体当前面临的问题,以及公平可持续发展之路。兹将会议成果综述介绍给读者。

  新兴经济体经济发展趋势与增长前景

  与会专家认为,尽管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仍不明朗,未来10年,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前景仍然广阔。

  1.部分新兴经济体已有一定的基础和条件走向公平可持续发展。

  俄罗斯科学院通讯院士、市场研究所副所长茨维特科夫指出,2011年,俄罗斯GDP增长4.3%,总量达18496亿美元,人均12,939美元;进出口增长30%,通货膨胀率降至6.1%,失业人口稳定在63万人左右,国家福利储备基金8600亿美元,外汇储备2500亿美元,外债余额截至2012年1月1日下降到5450亿美元,是历史最低水平。

  巴西瓦加斯基金会巴西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韦洛苏指出,巴西经济近年来稳定持续提速。1950年,巴西人均GDP是美国的20%,上世纪80年代提高到30%,后来又倒退,目前重回趋同趋势。

  巴西经济增长率上世纪60年代是7%,70年代创造了巴西奇迹,增长率达到10%,但仅仅持续几年后陷入低迷,不像中国这样以10%左右的速度持续增长十几年。到了2000年,巴西的经济增长率才从2%回升到4%。

  新世纪[9.71 -2.90% 股吧 研报]以来,巴西外贸开始大幅增长,对华贸易增长最快。2000年,巴西对华出口只占其出口总量的2%,现在达到15%-17%。2012年9月中国超过美国,成为继欧盟之后巴西又一个重要的出口市场。

  同时,巴西居民受教育水平正在不断提高,收入分配差距逐步缩小。巴西人均受教育水平已经从5年提高到现在的7.5年。巴西虽是全世界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但不平等程度在减轻,上世纪90年代的基尼系数是0.6,现在是0.54。巴西的中产阶级一直在扩大,2003年以来有5000万人成长为中产阶级,显著扩大了耐用消费品和服务市场的规模。

  更为重要的是,巴西正在加快推进相关领域的改革。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巴西实施了一系列改革计划,如私有化、减少贸易壁垒、建立通胀封顶与浮动汇率机制等,还进行了社会保障和信贷体制改革。这些改革使得巴西正在成为一个高效的经济体。

  泰国发展研究院宏观经济政策部包容性发展研究主任季初春指出,泰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水平国家行列,贫富差距不断缩小,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走向公平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基础和制度框架正在形成。

  2.新兴经济体未来20年有望保持5%以上的增长速度。

  德国国际合作机构前首席总裁艾森布莱特认为,全世界的经济体都在密切关注新兴经济体的未来,因为这些国家都有潜力在未来20年保持5%以上的增长速度。到2050年,作为重要新兴经济体的金砖五国,其经济总规模可望超过七国集团,南非将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

  对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进行了多角度的分析。

  首先,新兴经济体具有以人口为基础的巨大消费品市场。金砖国家国土面积占世界近30%,总人口多达28亿,占全球人口的42%,庞大的人口数量意味着巨大的消费需求规模。

  其次,新兴经济体城镇化潜力和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庞大。金砖国家城市化率平均只有44%,远低于发达国家的城市化水平,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巴西和俄罗斯城市化水平相对较高,但印度和中国城镇化空间仍然很大,印度城市化率仅为30.5%,中国也只有51.3%,而人口城镇化率只有35%。加快城镇化,尤其是人口城镇化,将成为新兴经济体内需扩大的重要源泉。

  另外,新兴经济体拥有充裕的剩余资本。截至2011年10月底,全球外汇储备总额为10.3万亿美元,其中新兴经济体持有8.2万亿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总额的80%。这些都是新兴经济体中长期持续较快增长的重要条件。

  新兴经济体走向公平可持续发展面临挑战

  1.源于发达经济体的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对新兴经济体可持续发展的冲击远未结束。

  艾森布莱特认为,全球经济目前面临着三重挑战:一是起伏延宕5年之久的国际金融危机远未结束;二是收入分配不均的问题日益严重;三是长期可持续发展缺乏可持续的动力源[5.33 -2.20% 股吧 研报]。在这个背景下,新兴经济体和工业化国家都在寻找新的框架来应对这些挑战。

  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朗哈默尔认为,欧元危机正在冲击全球实体经济、货币政策效力和区域一体化治理,新兴经济体难以置身度外、独善其身。新兴经济体寻求公平可持续发展之路,世界经济走势与前景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变量。甚至有专家担心,当发达国家从谷底的泥潭中复苏走向增长的时候,新兴经济体有可能陷入走向公平可持续发展道路上的另一个泥潭。

  2.新兴经济体的人口红利开始弱化。

  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德累斯顿分所所长拉格尼茨认为,未来10-20年,不同地区的发展面临的人口条件不一样,对于发达国家和工业化国家而言,人口数量仍将呈现减少或微乎其微的增长趋势;欠发达国家的人口增长速度仍将很快,但很多新兴经济体将进入人口增长相对放缓的时期,即将面临的人口问题与工业化国家今天面临的问题相似。

  从中长期看,金砖国家的人口数量总体上将在2025年达到高峰,中国的人口数量那时很可能开始减少,巴西、印度未来10年人口也将出现负增长,很多新兴经济体的人口红利期即将结束。

  3.新兴经济体面临结构调整和社会问题的巨大压力。

  加拿大南北研究院院长英格拉姆认为,2010年之后全球经济开始缓慢复苏,2012年和2013年的状况可能更好些。一些新兴经济体经济大幅减速,信贷市场和资产、房屋市场有很多的不稳定性,内部需求减少,新兴经济体必须进行结构调整。

  茨维特科夫指出,俄罗斯工业竞争力下降,石油矿产所占经济比重不断增加,轻工业、食品、农业比重大幅下降。能源占出口的60%,工业产品仅占20%;1995年,能源矿产出口只占42%,现在达到71%,出口竞争力下降。

  其次,俄罗斯工业生产设备老化问题十分突出,设备年龄平均达到25年,47%的工业设备超过了使用寿命,其中机械制造业设备老化率达到80%。

  三是投资下降,俄罗斯很难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投资增长率目前只有6.2%。在俄罗斯的固定资产投资中,外国直接投资只占3.1%,90%的投资是企业借款,导致俄罗斯外债负担加重,目前累计已达5000亿美元。

  四是资本外流严重。俄罗斯经济最大的问题是资本外流,2008—2011年资本大量外流,累计流出3000亿美元,仅2011年就有842亿美元外流,2012年可能达到420亿。

  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副总裁、高级研究员萨朗认为,印度有8亿人每天的生活费少于2.5美元。他们既是消费群体,也是劳动大军,但只有14%的人上过大学,他们的收入很难提高,除非他们能够获得更好的教育。

  萨朗指出,印度不同社会群体和不同族群之间的收入差距很大,信奉基督教的社会群体人均月收入比信奉穆斯林的社会群体高出50%。印度有30%的人生活在城市,城市消费水平是农村的两倍,因而城市贫困人口比重高于农村贫困人口的比重,许多城市人口没有被社会福利制度覆盖——印度这样贫困的国家很难为全部社会成员提供公平的公共服务,走向公平可持续发展的路仍然漫长。

  韦洛苏讲到,巴西54%左右的在校学生学习成绩令人担忧,他们毕业后很难找到收入高的工作,更难适应巴西经济转型升级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这是巴西面临的最大挑战。

  探寻新兴经济体的公平可持续发展之路

  1.稳定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金融改革非常重要。

  朗哈默尔认为,稳定包括新兴经济体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金融改革非常重要。很多新兴经济体原有的金融部门还没有进行有效的结构性改革。促进新的部门得到发展,旧的部门及时淘汰,是新兴经济体金融健康发展的关键。只有这样,才能促进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逐步走向公平可持续发展。

  2.新兴经济体转型升级中要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

  巴西瓦加斯基金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皮涅伊罗认为,新兴经济体在经济转型升级中,应该让市场机制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不是仅仅依赖政府的行政干预,市场的力量更加重要。

  3.新兴经济体应通过加强相互合作,培育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张军扩认为,新兴经济体处在相似的发展阶段,面临相似的问题和挑战,需要加强相互之间在经济政策、投资贸易、人员技术之间的协调与合作。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认为,新兴经济体应该共同探索建立共享发展的合作模式,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探索、协商、制定适应新兴经济体发展阶段的技术标准、环境标准、品质标准和企业的社会责任标准;能源资源生产国与消费国要加强协调、相互支持经济转型升级,充分利用互补性;协力推动包容性发展、平衡性发展、绿色发展和智慧性发展;加强创新合作与知识共享,及时分享重大技术突破的新成果;协作培育新的增长动力,合力寻找和形成新的增长点。

  IMF驻华首席代表李一衡认为,新兴经济体可持续增长的策略之一,应是高度重视新兴经济体之间的潜在市场需求。以亚洲为例,亚洲国家应该调整产品结构,加强面向亚洲区内潜在进出口需求的市场开发。亚洲的GDP只占全球的20%,但外汇储备占比达到35%。亚洲有足够的资本,关键问题是怎样利用亚洲区内的潜在投资消费需求,不断完善合作机制,使亚洲的资金资源与潜在的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成为区内公平可持续发展的强大内生动力。

  4.新兴经济体应在继续加强相互合作的同时,加强与发达经济体的合作。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副国别主任何佩德认为,国家间的合作能提供增长的动力,很多新兴经济体的经验对发达经济体具有重要启示。另外,加强与发达经济体的合作,能使全球治理更为完善。

  (综述整理者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来源:上海证券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