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中国视野

全球FDI将温和复苏 中国仍会保持高水平增长

作者:朱菲娜  时间:2017-06-09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最新发布的2017《世界投资报告》显示,在经历2016年下降之后,预计2017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将呈现温和复苏势头,达到1.8万亿美元。2018年将进一步增加到1.85万亿美元,但仍低于2007年的历史峰值。中国FDI仍会保持高水平增长。

  2017年全球FDI将温和复苏 但流动格局继续分化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投资和企业司司长、《世界投资报告》主编詹晓宁介绍,全球FDI流量继2015年强劲上扬之后,由于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同时经济政策及地缘政治存在重大风险,2016年失去增长动力,全年下降2%,降至1.75万亿美元。

  他说,2016年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入严重受挫,下降了14%,降至6460亿美元,而且所有发展中区域FDI流入量都出现下降。其中,亚洲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入量下降了15%,降至4430亿美元,出现五年来首次下降。除南亚以外,各次区域的降幅都达到了两位数。非洲主要受初级商品价格低迷的影响,FDI流入量进一步下滑到590亿美元,较上年减少了3%。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由于经济持续衰退、初级商品价格疲软以及出口下降,导致FDI下滑趋势有所加速,流入量减少了14%,降至1420亿美元。

  与此同时,发达经济体FDI继上年的大幅增长之后进一步上扬,流入量增加了5%,达到1万亿美元。其中,美国流入的FDI增加了14%,达3910亿美元,成为最大的外资流入地,创历史新高;欧洲FDI流入5330亿美元,下降了6%,而在几个超大型并购交易的推动下,流入英国的FDI达2540亿美元,为全球第二位;流入其他发达经济体的FDI大幅增长。发达经济体在全球FDI流入量中所占的份额扩大到了59%。但是,发展中及转型经济体在全球十大FDI流入地中仍占据6席。中国吸收外资保持在1340亿美元的历史高位,居全球第三位。

  从产业上看,流入服务业的FDI继续占主导地位,其存量占全球总存量的2/3左右;受初级商品价格低迷的影响,流入第一产业的FDI在过去几年受到严重冲击,2016年略有回升。从进入模式看,全球FDI的增长主要受跨境并购的推动。2016年,全球跨境并购增长18%,达8690亿美元。詹晓宁说,绿地投资增长乏力,表明跨国公司全球生产经营活动扩张有限。尤其令人关注的是,制造业绿地投资下降了9%,表明全球生产性投资依然不足。

  报告预计,各主要区域经济实现增长、贸易增长回升以及跨国公司利润率提升,将推动2017年全球FDI流动小幅增长5%,达到1.8万亿美元。2018年将进一步增加到1.85万亿美元,但仍低于2007年的历史峰值。

  从地区来看,随着中国等主要经济体增长前景看好,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吸引外资有望实现较大幅度的增长;在原油价格上扬及区域一体化的推动下,对非洲的外国投资预计也会增加;拉美及加勒比地区宏观经济和政策的不确定性将导致该地区FDI继续下降。而发达经济体的FDI流入量今后两年预计将维持在1万亿美元左右的水平。

  同时应看到,全球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地缘政治风险可能会阻碍全球FDI的复苏,美国税务政策的变化也可能对跨境投资产生重大影响。

  中国吸引外资仍将保持高水平增长

  2016年,中国是全球第三大外资流入国,FDI流入量达1340亿美元,较上年微降1%,仍处于历史高水平。詹晓宁说,更重要的是,中国吸引外资的结构和质量不断优化,非金融服务行业的FDI流入量持续增长,而制造业FDI进一步转向高端。FDI成为中国产业升级的重要推动力量。

  他说,未来一个时期,中国经济增长将继续维持在6%以上,仍然属于高增长区域。在此背景下,中国吸收外资的政策环境正处于重要过渡期。一是从传统外资管理体制向新的基于负面清单的开放型外资管理体制过渡;二是从以优惠政策为主向以投资便利化为主过渡。在这一时期,中国投资环境总的方向是进一步开放和便利化。《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禁止和限制类产业不断减少,服务业以及原来对外资有所限制的一些制造行业加大了对外资的开放。同时,投资环境不断优化、便利化。负面清单之外的外资企业的设立从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内外资企业统一注册资本制度以及促进内外资企业公平竞争的举措,都进一步改善了外资环境。这些都有利于外资流入的增长。

  至于特朗普宣布退出 《巴黎气候协定》和减税对外商直接投资的影响,詹晓宁认为,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可能挫伤美国企业对绿色产业、新兴产业投资的积极性,但中国鼓励节能减排,强调绿色增长,外商投资可能对中国是一个机遇。而特朗普的减税政策,能否通过实施还不清楚,也不大可能引起减税大战,至少对于福利欧洲来说,大幅减税不现实。而本世纪初,美国减税措施对于跨国公司投资回流效果也并不太明显。因此,中国重在抓住“一带一路”机遇的同时,提高吸收FDI的质量。他相信,中国在吸收FDI上将继续保持高水平增长。

  当然,中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也面临一些挑战,一是全球对外投资整体蛋糕不会有大的增加,尤其是发达经济体对外投资动力不足,并且不鼓励国内企业对外投资,而鼓励制造业回流,存在“反向投资保护主义”;二是我们成本优势在减弱,对环境要求在提高;三是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在提高效率的同时,会出现很多“轻资产”型数字化跨国企业,对外有形投资会减少,创造就业机会降低,在可能推动更多产业外包服务的同时,也可能有助于海外生产的回流。

  与此同时,中国对外投资进入了高速增长阶段。2016年对外投资飙升44%,达到1830亿美元。中国首次成为全球第二大对外投资国,比吸引外资多36%。中国还一跃成为对最不发达国家的最大投资国,投资额是排名第二位国家的3倍。

  中国对外投资的高速增长反映了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化、参与国际竞争的客观需要。同时应看到,这对于全球FDI的复苏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詹晓宁提醒,中国对外投资的质量和结构仍有进一步提高的潜力,应加快从点式、分散型投资转向链式、集群式投资,重点着眼于构建自己的全球一体化生产体系,提高在全球范围内配置和掌控资源的能力以及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此外,中国的对外投资亟须强化海外风险的防控机制。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