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中国人均收入会超过美国

作者:黄有光  时间:2016-12-14

   中国肯定会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什么是中等收入?考虑价格的变化,人均约5000美元~1.6万美元(约3.5万~11万元人民币)。中国现在为约8000美元,用购买力平价以后就更加高了,接近顶端了。所以今后即使每年平均增速是5%,也会在2030年前跨越1.6万美元的高收入。所以,我认为中国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的经济和其他方面确实有很多问题,但很多问题往往被夸大了。例如这几年经常听到说“中国经济下行,这是不争的事实”。我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中国经济完全没有下行,增长率是负的才是下行,中国只是增长率下降了,现在经济还在高速增长,即使是6.5%也是高速增长。对比以前二三十年有所下降,但以前是超高速增长,现在依然是高速增长,怎么可以说是下行?而且很多人没有看到中国经济已非吴下阿蒙,今年每一个百分点的增长所代表的实际产量,等于10年前的约2.4%,因此即使现在的增长率跌到5%,在实际的增加产量上也相当于10年前的约12%,15年前的约20%,20年前的约30%,25年前的约50%。

  我们看2015年的增长率是6.9%,也比2014年的7.4%大。如果认识到这一点,就可以避免中国台湾学者由于意识形态的影响,错误认为“中国大陆经济下滑,台湾的厂商必须寻找其他出路,不能继续依赖大陆的市场”。这是错误的。中国今后即使只是4%的增长,都会给其贸易伙伴带来比以前更大的新增市场。

  这两三年讲的债务问题,确实有一些问题,但并不大,因为中国有比较高的储蓄率,所以债务相对于高储蓄率来说并不是很大。

  另外,中国经济还在高速增长,现在在6.8%左右,因此如果债务的问题不是继续恶化得很厉害,债务的相对量就会缩小,因为GDP的增加会使债务的问题变得较小。

  很多人讲,谁能解释中国这几十年增长的“中国奇迹”,就可以拿到诺贝尔经济学奖。我认为我可以解释,但我不认为我应该因而拿到诺贝尔经济学奖,因为我认为中国并没有奇迹,可以相当简单地解释这几十年来的高速增长。

  1.我认为功劳最大的当然是邓小平。邓小平的改革开放逐步解除了以前的公有制计划经济的桎梏,而发挥了市场调节的功能,通过国际贸易取得比较优势的利益,更重要的是提高了包括企业家、经理人员、工人、农民的几乎全体人民的生产积极性,因而使经济高速发展。这是所谓“中国奇迹”的首要原因。

  2.后发优势:改革开放使我们通过国际贸易、投资和其他管道取得比较先进的生产与经营管理技术,因而能够快速增长。

  3.港澳、台湾与海外华人企业家、投资者、经管科技人员等,一方面是改革开放后的大陆给他们提供了更大的舞台,一方面是华裔情结使他们大量回到大陆投资、开办企业、传授知识等,直接或间接提高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

  4.华人勤奋耐劳、有经商办企业的能力,在改革开放后得以发挥。

  5.华人有未雨绸缪、福及子孙的思想,因而有很高的储蓄率,提高资本累积率,因而促进了经济发展。这些年有人说出口增长率降低了,以后要靠消费,所以鼓励消费,我是非常反对鼓励消费的,人们多储蓄是因为人们把现在的钱留到将来消费,只要把储蓄转化为投资就可以提高生产率,维持总需求不低。如果鼓励消费,让华人损失传统的优点,我认为长期来讲是不利的。

  6.虽然有许多问题,但我认为中国政府这几十年来对经济的调控大致是成功的,例如“4万亿”政策。现在很多人说4万亿元造成了很多问题,这没有错,但我认为大体而言这4万亿元投资取得了维持经济不跌的重要作用。

  根据正统的经济学(包括哈耶克、弗里德曼)理论,货币是中性的,货币供应的增加只增加价格,不影响产量,市场可以自动调节,因此不需要担心总需求不够,政府不需要做4万亿元之类的工作。

  根据凯恩斯和其他的学者,包括我自己,用传统的宏观、微观和全局均衡(往往被误译为一般均衡)的分析方法,把这三个方法结合起来,叫综观经济分析,根据这个分析得出:如果不假定完全竞争,也可能得到弗里德曼的结果,货币供应的变动只影响价格,不影响产量;但也可能得到凯恩斯的结果,货币供应的变动只影响产量,不影响价格。货币学派与凯恩斯都是综观分析的特例。

  7.中国人口多,大致是优点。多数人认为这是中国的大问题,但是我认为,这是优点。

  以上这7个优点是有利于高速发展的因素,现在大致没有改变,有些因素例如赶超的空间稍微少了一些,因为超高速的发展变成了高速的发展,但大致还会维持高速以及中速发展,至少还会维持几十年,因此我认为只要维持稳定,“陷阱”肯定是会跨越的。

  另外,这几十年来做了大量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在中长期来讲会取得很大量的基础设施的红利,会抵消掉我们已经在失去的人口红利。所以,我相当肯定中国会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我认为中国还会进一步赶超。除了跨越陷阱,我们的人均收入还会超过美国。

  主要依靠的是:

  1.科技进步与创新:人民素质、教育科技投资,这方面中国投资中的研究投资占GDP的百分比达到了2.1%,专利数目全世界第一,比美国还要高。人口总量大,能够有更加细致的分工,能够在公物的提供等方面人均成本很低。另外在Mozarteffect方面,意思是人越多天才越多,天才的知识是给全社会用的。

  2.赶超要靠制度和改革。

  3.中国的储蓄率高,基础设施的大量投资,都有助于将来的赶超。

  因此根据这些优点,我对将来赶超的预测是,至少在购买力水平调整过后的人均GDP,在2088年前超越美国。而且即使不用PPP调整,在汇率的人均GDP也会在2100年前超越美国。这是我的预测,根据大约的成长速度,也考虑了美国的成长。

  而提高跨越陷阱和赶超水平的方法是:

  1.继续改革,增加对市场的利用。

  2.放弃不必要的行政限制,例如城乡户籍的限制、农地18亿亩的限制,以及人口政策的调整。

  3.处理好贪污与分配不平均的问题。

  4.建设包括文化道德等软实力。

  即使跨越陷阱,甚至即使实现了赶超,也还是会有一些问题:

  1.环保的问题,现在的人均收入比20多年前高了很多,但现在的雾霾很严重,这是很大的问题。

  2.分配的问题,收入与财富的分配越来越不平均。

  3.权力的滥用与权钱勾结等问题。

  4.不是因为改革开放,而是因为“文革”与独生子女政策,造成中国道德水平低下。

  5.没有充分利用市场,例如北京还对汽车用车牌号限制形式,用抽签来分配车牌,而不是用拍卖的方式发车牌。18亿亩红线、人口政策方面都有限制等。

  关于人口、移民的谬误。

  一个谬误是:当你上地铁很拥挤时,或者在路上堵车时,就会想如果路上的车辆数目减少一半,或者车厢内的乘客减少一半,我就可以自由驾驶,就可以有座位。由于这个原因,很多人认为人多是造成堵塞和污染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说这是一个谬误呢?因为如果给定人均投资,人口与车辆有一半,道路的宽度大约也只有一半,拥挤多数情况下会更加厉害。如果人口与乘客只一半,怎么会有这么多地铁线路和这么多班次的公车呢?人口少,车也少,方便程度反而会下降。50多年前,我在新加坡读本科,跟现在我工作的南洋理工大学是同一个校园,当时人口只有100多万,当时只有一种离开我们校园的公共汽车,如果你错过了那一辆,必须等半小时。几年前我回到南洋理工大学工作,有一次我要乘179号公共汽车,走到车站看到接连错过两辆179,我想至少要再等二三十分钟了,但只有一两分钟第三辆179号公共汽车又来了,这就是人多的好处,人多就可以有更多班次的车。

  大城市的房租较高,尤其是北京、深圳这样的城市,但如果给定同样的工作和工资,绝大多数人会选择在大城市生活,而不是乡村,甚至不是中小城市,可见人多的好处往往超过人多的坏处。

  即使我们以前不是独生子女,不是两个子女,即使是可以有五个子女、六个子女的政策,黄有光也不能出世了,因为我是家里的老七。我认为,我的出生并没有给任何人带来大损失,我的父母亲并没有后悔生了我这个老七。随着生育率,随着教育水平、人均收入的提高、城市化,根据大城市的经验来看,将来的问题是生育不够,所以我们不用担心人口的问题,我认为人口应该完全放松。

  (作者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

来源:新浪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