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社会改革

2014两会之中国民间中医需要怎样的改革与发展

作者:  时间:2014-03-03

  国家中医院是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为了人民健康,由国家财政拨款,以省市县级为单位设立了全科中医院,国家成立了中国中医研究院,现改为中医科学院。八十年代之前,这些医院的医师大多来自祖传和师承,没有职称和学历;八十年代后,这些老中医相继退休,很多已经过世,如今健在的八十岁以上的有名的老中医,全国也只有几十人,能在岗继续发挥余热的寥寥无几。继之在中医院执业的医师们全都是来自高等学府、中医大学,有学历的中医药师。这些刚毕业的医师有的虽有丰富的理论知识,但缺乏实践经验,治疗效果并不理想;有的不肯钻研,虽按时上下班,但对病人敷衍了事,缺少责任心;有的为了追求高效益,开大方,用贵药,一方几十味,一剂近百元,一吃好几个月,更有甚者三年五年,没完没了的吃,病治不好也治不坏;还有一些人,知识渊博,虽有技术,但由于国家行政及法律对中药及方法的限制,免惹是非,“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在这些医院看病,有的病人是为了能报销而节省开支,也就只能认了;有的人认为是大医院,医疗水平高,抱着希望与信任的态度治疗 。另外,还有一些疑难重症病人,为了保命求生,也只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自费去别处求医治病了。

  2003年2月,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第一任局长,九十高龄的离休干部,中医泰斗吕炳奎看到中医目前这种现状,亲笔写了“我对现今中医药学遭灭顶之灾的呼吁与建议”,他在信中说:“今天中医药学在西医的统治下,已到了灭顶之灾的地步,如果中医界同仁再不为此而斗争,中华民族文化的结晶-----中医药学及中医药界将不复存在。现在中医药学面临的状态是:真正纯中医药师已被基本消灭,而有学历,有文凭的大多中青年医师,却已被教育成西医化的中医药师,实际上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医药师了。我做为一名学徒出身的老中医师,做为新中国中医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以及长期在中医药领导岗位上的离休干部,向全国的老中医药师们呼吁,为了挽救遭到灭顶之灾的中医药学,为了能让中医药事业真正得以传承下去,大家都要带徒弟,有条件要带,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带,我已九十岁,本应颐养天年,但现今中医药学这种状态令我无法安静……为挽救中医药学再次出山。五千年来,中国中医药学一直以带徒弟或父传子的教育方式传承至今,并且历代都是名医辈出。而近几十年来,由于医药行政部门忽视并排斥中医药学师带徒、父传子的教育形式,并否定师带徒的学术地位(指民间自由选择徒弟的方式),中国医药学的教育形成虚设,已被西医化,而对学徒出身的中医师,大多基本上已被排斥出临床第一线。现行的《执业医师法》明确规定,没有四年以上的医学院学历者,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执业医师考试。许多老中医,这些中医药学界的栋梁,遭到了法律的无情排斥。而现今中医药学界则是以已被西医化了的,具有大学学历的所谓的中医药师为主流,这批人被中医药界的老中医药师及教授们称为是‘中医药学的掘墓人’。现今中医药学的这种状况,可以说中医药学已在法律上、行政上被消灭了,只是我们这些老中医药师们还活着,如果再不抗争,中医药学将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或在我们百年之后被彻底消灭,我们将对不起中华民族和中国文化……。”

  2007年11月8日,北京青年报率先在国内新闻中报道:“我国将推出传统医学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办法,为以师承方式学习传统医学,或者经过多年传统医学临床实践医术确有专长、不具备医学专业学历的人们,提供准入途径……目前传统医学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已在全国开始”。但是,《传统医学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试办法》明确规定:参加师承人员考试必须具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或者同等学历,带教老师须具有中医、民族医执业医师资格并从事临床工作十五年以上,或具有副主任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师承人员与带教老师之间需有经过公证的师承关系合同。出师考核合格后师承人员在医疗机构中试用期满一年后,可参加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参加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试条件是:依法从事传统医学临床实践五年以上掌握独具特色,安全有效的传统医学诊疗技术的人员。像这样的苛刻要求,在农村在民间符合条件的能有几个?

  接着,2008年元月初, 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下发《关于妥善解决中医、民族医医师资格认定的通知》,通知中指出:关于妥善解决中医民族医资格认定是指,在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经医药行政部门批准的有效行医资格,但未取得医学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师承或确有专长的中医、民族医从业人员。有效行医资格是指,卫生行政部门根据当时国家政策颁发的有效行医资格证件,如《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中医一技之长人员证书》等,但不包括乡村医师资格证明。而且规定报考的时间是2008年的1月7日至25日期间,“一次性认定,….逾期不再受理”。此文的落实正当春节,又临雪灾,从通知到结束,匆匆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完成,而且通知明确规定,“此次活动不包括乡村医生。”民间医生更是无从谈起,解决的是持有师承合同和确有专长证书的人员,而且是1989年12月31日以前获得有效行医证的。但是1989年以后的民间祖传的和民间确有一技之长的不予解决。这就是说,中医药学的大门自始至终还没有向民间中医放开。

  我有一个同事, 家传中医,十三岁行医,六九年受过医学专业培训,1970至1978年在国家机关工作过几年,改革开放后,弃政从医。1995年中医职称考试他考取了中医师,1998年他研究的家传祺泰膏治疗颈、腰椎病,特别对腰椎管狭窄、脊髓型颈椎病的敷贴,疗效尤为突出, 因外敷治疗不怕汗、水,不影响洗澡,冬夏可贴不伤皮肤,一帖可连续使用五、六十天,一般患者一帖即可的效果,获得中国发明家协会金奖,地区级科研成果二等奖,行医了四十年,深受患者好评。他是“省区域突出贡献人才”,又是民间医药研究会会长,曾免费治疗困难病人近千人次,收集民间验秘方近万条;他还是中国骨伤人才学会常务理事,中华中医学会会员,应邀出席全国高校骨伤教材编委会议,带领民间老中医潜入艾滋病疫区,开展癌与艾滋病研究。他的“非手术治疗椎间盘源性腰腿痛研究”经中国骨伤人才学会、全国高等院校骨伤教材研究会、世界骨伤专家协会、世界杰出人才学会联合评审为世界杰出骨伤优秀人才,并获得二十一世纪“骨伤优秀人才”金奖。他有祖传接骨秘方、烧烫伤秘方、发明有养生宝饮料、抗癌口服液.亚健康食品、美容祛斑液等十多个品种,都有待开发。

  然而,1999年5月1日后,他被取消了行医资格, 他的祖传几百年给人治病的外敷膏药,卫生部门却以“非法制剂”“非法行医”为由对其进行罚款, 甚至起诉到法院执行,原因是他有乡村医师证,没有资格考取执业医师证。为此,他也曾多次与卫生部门交涉,但至今未果,这次资格认定又与他无缘。2008年8月18日,我这位朋友不甘失败,带着祖传秘方,带着自己研制的科研成果,带着中医师证书,带着各种荣誉证原件,到省厅申请,但是得到的回答却也是过期不补。就这样关闭的医药大门始终没有向他敞开,更没有向全国的大多数民间中医师敞开。还有一个祖传三代治疗乳腺癌、乳腺增生的秘方,已获国家专利,仍埋藏民间。如果这些医学成果都能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相信是能够更好的服务于社会的。像这样的事例在中国,特别是在民间,还有很多很多,埋没医药专业人才的现象到处可见。我们的政策什么时候能给这些人开辟一条绿色通道,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钻研技术,造福于民呢?

  我认为中医诊所的审批要简单化,让更多的民间老中医走向临床第一线,为更多的病人解除痛苦。现行的中医政策是:要想继承发扬秘方、验方,要先考医师证,再考执业医师资格证,内容涉及到西医理论甚至考英语。但是民间中医掌握西医理论及英语的却是屈指可数。有了资格,才能到卫生局申请执照,能批下来的更是日子遥遥无期。最后,还需把原方中药的真名实姓全部报出来备案,等到有了准字号才能用。拿到一个准字号至少耗资一百万以上,还要十年的临床观察,病毒试验,药理试验,没有这些审批手续就是非法制剂等等。更为重要的是,如有任何一条不达标准,就毫无回旋余地。种种条条框框,限制了民间中医药的发展,让民间中医及爱好中医药研究的人望而却步,民间中医的发展举步艰难。更为痛心的是,有特色技术、祖传秘方的中医有的改行,有的休在囊中,有的祖传秘方宁可失传……这就是捆在中国民间中医身上的绳索,民间中医如山压顶难以履步,如不砸破捆在民间中医身上的条条锁链,中国的民间中医就很难迈出新的步伐并走向世界,很难在世界中医药领域占有主导地位,很难改变中国的中药在国际市场上仅占百分之三的局面。

  奥运会期间,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制作的公益广告,在以《北京欢迎你》的乐曲中,各行各业的宣传画面都有,就是没有中医,更没有针灸。李时珍写的医学巨著《本草纲目》,张仲景的《伤寒论》等,不是一直在闪烁着中华民族医学智慧的光彩吗?针灸以神奇的疗效,让外国人都赞不绝口——“不到长城非好汉,不看针灸真遗憾”,外国的一些学者及游客到中国来,除了看名胜古迹,就是参观中医针灸,体验中医经络按摩。这是他们早已向往而不可缺少的活动,我们为什么不把祖国中医药学五千年的文明展示给世人面前呢?在各地公益广告的宣传栏里,在关于伟人、科学家的画像中已听不到,看不到,也买不到张仲景、华佗、李时珍等古代名医的画像和故事。在“非典”以及在汶川大地震的战斗中,少不了白衣天使,而在中国古代也同样有医药学家的丰功伟绩,一样精彩。“中医治未病”,针灸的快速止痛,耳穴既可快速急救又能调理慢性病的技术,令世人瞩目;民间的接骨技术、烧伤技术倍受青睐;现在全世界都把攻克癌与艾滋病及各种慢性病的治愈希望寄托在中国的中医身上,这难道不值得庆幸和自豪的吗?

  各省市县都是成立相应机构。中国民间中医药管理委员会主要负责民间中医药人员的管理,净化民间中医药队伍,整顿民间中医药市场,发展民间地道药材;还要对民间中医药人员强化中医药基本理论和临床的望、闻、问、切方法,坚持以中医学方法诊病、开方,对不懂此技术的和不相信中医药学理论的,坚决取消民间中医药师资格,防止江湖游医等滥竽充数。民间中医药管理委员会要支持民间中医药师们的联合行动,组织起来兴办民间中医院,并向规模化、纯中医化发展,支持民间中医药及祖传秘方等技术走向国际市场。民间中医管理委员会要设民间中医“荣誉殿堂”,树其形象,彰其业绩,奖罚分明。对持有祖传秘方,持有一技之长的,对疑难病治疗有突破、确有成绩的,要立碑,大张旗鼓的给予宣扬和鼓励。每年举行一次民间中医药技能比赛活动,让民间中医活跃起来。对中医药事业作出重大贡献者,国家应给予重奖并授予一定荣誉。要物有所值,不能以药论价,要以效定价,以病定价,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一个医生的劳动价值。医生开出的处方是有价的,是医生的知识产权,应给予保护。民间中医药管理委员会还要尽快制订出,造合民间中医药发展的法律法规,为民间中医中药的发展提供有效法律、法规保障.

  让有一技之长的人发挥才能,给患有疑难病者一个求医问药的机会,让医患双方在市场管理人员的监管下,自由自愿交易。如果发现有拔尖医药人才,要及时给予保护支持;发现虚假骗人钱财的,坚决予以打击;造成医疗事故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民间中医里鱼虾混杂,出现个别非法游医骗人钱财现象并不为奇,只要我们有合理的规章制度,问题就不难解决.如果实行一刀砍的作法是不合理的,扬言要取消中医的理论更是不科学的。各行各业都不是纯洁无误的,民间中医也不例外。开办民间中医药自由贸易市场的目的,是发展新医新药.我们不能停留在祖先留下的几个治病方法上,我们要到民间自由贸易市场上去找方法,找人才,我们要去开拓.去研究未来新的适应现代人的治病方法,光靠在屋里,光靠那几台设备,光靠那几个人,是研究不出来的.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发动群众,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相信医药市场的开放会有更多的新医新药涌现出来,为研究治疗当今疑难病症提供出新的治疗思路.当今有些人已经怕吃药、怕药害、怕药毒,人们自发的在采用经络按摩、药膳、食疗、刮砂、拔罐等绿色疗法,在向不吃药治病,不吃药治大病,不吃药预防病的领域进军。这也可以在医药自由贸易上加以引导,加以推广,让更多的人掌握抗病强身技能,不是很好吗?把民间医药自由贸易市场办成传播民间医疗技术、发现民间医药拔尖人才、民间中医技术互相学习互相交流、研究新医新药的平台,这是创新中医中药的根基,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民间中医的医和药不能分家。我做过很多次调查,把自己开出的处方送到其它药店抓药,买回药后进行分捡,准确率不到百分之一,该少的多了,该多的少了,几乎方方如此。中药炮制更无法谈起。中药的配伍分两必争,君臣佐使,理应分清,中药引子,量小重千斤啊!我家乡邻村春节喜庆期间都燃放花炮,家家都知道做花炮的配方是四味中药组成的,但配方的比例各有不同,所产生的结果(效果)也不相同,我曾走访过一家做花炮的户主,他说:“配合得当,力大无穷,不信你试试,把配伍的药,一味一味分开使用,药的力量就小的很,如果按比例组合到一块,就会力大无穷,即使遇到一个火星,也会产生出巨大的威力。”中医治病,无不如此。听说八十年代,日本中医药研究专家,就把中国古代名医张仲景的大承气汤进行分解,每味药进行单煎后,再勾兑在一起的汤药结果和复方药煎出的药效相差甚远。原因是在煎药的过程中,药与药之间,还有一个相互利用关系,“附子无姜不热”,“黄柏配知母”等,这是科学组合,是花与叶的关系。

  简化民间中医办证审批手续建议有三:一、简化民间中医证件的审批手续,对民间没有学历、没有职称但医疗技术经过验证确有疗效的医务人员的医师证、执业医师证和营业执照的发放要有新的宽大政策,不能和有学历的专业大学生相比。对自学中医、祖传中医和带徒出师的学员可由民间中医药管委会组织或指定中医院进行临床考核,时间为半年至一年,主要以临床效果为主。只要确有技术,疗效真实,具备民间中医药师独立行医、配药的能力,对中医经典著作理解和掌握,就可以获得中医药师的执业资格。对民间中医师资格的晋级应以临床治愈疾病能力为主。放开专家门槛,谁能治好某一种疑难病,临床治愈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谁就是真正的名副其实的专家。民间中医药师的执业资格要与现行的执业资格证同等同步。民间医生的执业资格证,只许在农村不准进城里看病,这政策不合理,民间医疗技术能走向世界,难道就不能到城市里给病人看病?二、简化民间中医开办院、所的审批手续,对有技术有能力的民间中医申请开办中医院或中医诊所,国家要从政策上大力给予支持,经济上给予扶持;三、简化民间医药研究的审批手续,民间医药大多来自民间祖传秘方、验方,都是经过多少年多少人甚至几辈人地临床试验的结果,对此,不需要再去做象西医那样复杂的审批手续了。

来源:价值中国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