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迟福林:农民工无法市民化会为中长期发展埋下隐患

[视频库视频: 迟福林:农民工无法市民化会为中长期发展埋下隐患]

 

  主持人:中国网络电视台的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张莹,我现在在人民大会堂2011年全国两会的报道现场,现在来到我们演播室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迟院长您好。

  迟福林:你好,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非常欢迎您,我们知道迟院长您和您的团队在2009年的时候,就受到了国家发改委规划司的委托,进行“十二五”改革规划的一些研究,曾经提出了以发展方式转型为主线的“十二五”的改革思路,您称这次的改革是一次经济领域的深刻变革,所以特别想问问您,现在我们经常提到这个民富与国富这种关系是怎么对待的?

  迟福林:看来你对我的研究还比较了解。

  主持人:做了小小的功课。

  迟福林:最近两三年,我们研究的一个重点,就是二次转型,二次改革,我们过去三十年,我们通过改变生产关系,做大了经济总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国,我们取得了

历史性成就。

  主持人:是。

  迟福林:那么现在历史上很多任务还没有完成,但是总的情况发生变化,就是国际国内的情况都发生情况,我们继续靠扩大总量,然后继续实行投资出口拉动增长的方式难以

为继了,问题、矛盾都开始暴露了,不仅外部环境变化暴露了,而且国内情况看,我们生产过剩,然后造成贫富差距拉大,城乡之间矛盾,经济矛盾,社会矛盾,都在开始突出。

  主持人:是。

  迟福林:所以这样就有一个,如何来适应这种内外环境的变化,那么进行一个新的转型,新的转型在哪里呢?

  主持人:关键点在哪里?

  迟福林:还是以改变经济结构为突出特征,以建设消费大国为主要任务,以公平可持续的科学发展为主要目标,它就成这样一个事情。那么如何改变经济结构,它成了一个我

们最重要的问题,所以我们不仅是“十二五”,而且可能更长一点,可能我们的开始进度,以改变经济结构,或者经济发展转变为主线,那么以建设消费大国为主要任务,以公平

可持续为目标,二次转型,二次改革。

  那么这样一个转变经济结构靠什么呢?我们主要的目的要靠消费,由投资主导转成消费主导,消费主导谁来消费,还由国民老百姓,靠富裕人不行,要靠中低收入群体,靠广

大的群众。

  所以老百姓的消费,那么他就有一个问题,那么我们的消费能力,消费倾向,怎么能够同消费主导的这样一个趋势相适应呢?

  主持人:必须有钱才能消费。

  迟福林:那么就是首先就涉及到发展的方针发生变化,做大经济总量主要靠投入,靠政府投入,靠资本投入,可是消费呢?它靠老百姓消费能力,所以做大总量,它靠国富优

先,把国家经济总量先做大,然后再解决社会问题。

  可是消费主导呢,它真正靠着老百姓,老百姓不富裕,老百姓的收入水平不提高,就没有消费增长这么一个基础,这个动力是很难形成。所以正像总理报告讲的,我们投资消

费是很晚,有更深刻的原因,就在于过去以做大总量为突出特征的增长方式,是有国富优先的突出特征,因为国富民富都重要,问题是在不同的阶段怎么做才有效。

  那么我们今天民富优先,它既可以释放我们巨大的市场消费潜力,那么同时,又能解决当前经济社会生活中的突出矛盾,比如说贫富差距,它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一个社会

问题,它就能解决可持续的发展。

  所以我们民富优先呢,它想探讨的是中国公平可持续发展的依赖问题。

  主持人:这个民富问题,现在一下被提升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迟福林:是的。

  主持人:那谈到这个民富问题,我觉得可能不得不提的就是这个收入分配问题。

  迟福林:是。

  主持人:这个也是我们近两年特别关注的一个民生问题之一,您觉得在今年,或者是即将开局的“十二五”期间,这个收入分配的问题,会不会得到实质性突破,我们怎么缩

小这种收入分配的差距?

  迟福林:对,你说的很对,要解决民富优先,收入方面要快提,收入方面怎么快提?我想恐怕你说的很具体,也很重要,但是恐怕首先要在民富优先下的社会分配改革,如果

我还是做大总量,我搞社会分配改革,就很难有实质,很难出实招,我民富优先,我的发展必须要这样做,那么我一定把社会分配改革,和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全部结合起来,在

民富优先下来设置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他就有内在的动力,然后他的约束力指标就会相对高一点。

  就像总理说的,不能低于GDP,城乡居民的实际收入,不能低于GDP的增长速度,那么肯定我们必须要提出约束性指标,这是一。

  第二,那么我们收入分配要解决我们现在最突出的问题,什么问题?贫富差距、城乡差距不断拉大,城乡居民的实际收入水平,低于GDP的增长速度,行业的差距也比较大,这

些都是突出问题。

  所以这些突出问题呢,“十二五”当中恐怕就有一些约束制度,比如说实际两个同步怎么具体化?那肯定是“十二五”GDP7,我看实际收入就应该8以下,总理说不低于,我想

不低于,可能至少在8左右。

  那么第二,那么我们现在的收入分配的调节,我们财税体制过去在做大总量上功劳很大,但是在调解收入分配上作用不明显,所以就有财税体制改革,个税起点的这个调整,

它就朝着这个方向做了一件事,开始做一件事,财税体制必须要做一些。

  第三,突出问题,这个突出问题反映了我们收入分配当中不规范,或者是失范,像有些行业这么高,行吗?你是这个劳动报酬,是企业可以自己定的,行吗?

  主持人:同龄不同酬。

  迟福林:你农民工,农民工干一样的事情,劳动的和与有户籍的人差距30%,甚至50%,这行吗?这些分配问题都要解决,我想这些事情是突出问题,这个过程需要加快。

  第三呢,我相信,今年收入分配改革的具体实施方案会出台,这个方案会比现在“十二五”规划,政府工作报告,可能会提出一些更具体的约束性指标。

  主持人:对,我们期待,这个真的是我们每个人非常关心的问题,还有一个您特别关注农民工领域这个问题,曾经您提出过要把农民工这个词消除掉,我们也特别想问问您,

您觉得在“十二五”期间,怎么去解决农民工的一些重点问题,关键都在哪里?想关注的是什么?

  迟福林:我去年8月份,在一个国际论坛上提出,让农民工成为历史,很多专家说,别“十二五”,“十三五”都做不到。

  主持人: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迟福林:但是我想农民工市民化的问题,努力让农民工成为历史,这是一个大局,比如说第一,我们说加快城镇化进程,提高消费率,农民工这个事情不解决,实际的城镇化

率和我们消费率。

  主持人:难以实现。

  迟福林:这个很难突破,我们把农民工的事情解决好,那么加快城镇化,扩大消费,就有了一个很大的突破。

  第二,现在城乡差距、贫富差距焦点何在,很大一块焦点在农民工身上。

  第三,我们的社会矛盾,社会问题,很多也反映在农民工身上,如果我们“十二五”这件事情不能突破,或者至少是有条件的农民工不能实现市民化的话,那么既对我们发展

方式转变不利,又对我们现在贫富差距、城乡差距缓解不利,更重要的可能为中长期的发展,我用了一句基本判断的话,中长期发展埋下重大隐患,这是我们一定要高度重视的。

  所以你说“十三五”、“十四五”都解决了,十五年解决不了,你从一般条件来看,可是如果你不解决,又会造成什么,这个必须做一个中长期的判断,更何况,我们现在是

有条件解决,不是没有条件解决,有时候珠三角、长三角有些地区已经在突破,三五年我想这个事情是可以突破的。

  第二,它解决,让农民工成为历史,是第一步,把有条件的农民工,这总理报告提出来,有劳动关系,和居住年限的农民工先实现市民化,那么剩下的一部分,他又变成流动

人口了,为什么同样做一件事,我叫农民工,你就不叫农民工,这是歧视,这是一个不公平的安排。

  如果我们把有条件的农民工,市民化问题解决,那么其他的未来就是一个流动人口,劳动流动的问题,还不能够,农民工这三个字,是中国特定时期的产物,是中国转型中的

产物,长期保留这个词,既不利于公平发展,同时,又不利于我们经济转型、社会转型。

  主持人:所以说虽然觉得很困难,但是您依然坚持这个问题一定要。

  迟福林:只要下决心,这件事情就能解决,那么有些发达地区现在已经在做,第二,我们的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制定化也有突破,第三,土地政策我们也在做,这两样都解决了

,户籍制度它的突破就不是太难的事情。因为户籍制度后面主要系着什么呢?基本公共服务和土地,把基本公共服务和土地两个事情解决好了,这个户籍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迟福林今天给我们带来这么多有建树的观点,也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这里,再见。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  时间:2011-03-08   浏览次数:0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